付國豪被綁在行李車期間,曾遭人企圖脫下褲子。
付國豪被綁在行李車期間,曾遭人企圖脫下褲子。

  (星島日報報道)《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去年八月中在機場遭圍毆和禁錮,四名男女否認指控受審。付國豪昨在區院供稱,他由被包圍至被捆綁上行李車期間,有人質疑他沒有展示傳媒證件,但卻擁有記者的「綠色反光衣」,亦有人用言語侮辱和企圖脫下他的褲子,使他感到嚴重羞辱。他知道無法脫離禁錮,無論「示威者做甚麼也沒有辦法」,唯有無奈又帶有諷刺地說:「Just hit me,Fight me.(請打我。)」

  事主付國豪憶述稱,他去年八月十三日晚上在機場離境大堂進行拍攝,現場環境混亂,原本打算拍攝以摘取素材,沒有明確拍攝目標。後來遭示威者包圍時,他反覆說自己支持香港警察,又向他人說「幫幫我」。期間他感到遭刺眼的光照射,但不知道根源從何來。稍後便有人從後抓住他的手並放在背後,他一直要求示威者停止使用暴力和離開,又稱:「I am a tourist。(我是旅客)」但仍無法制止場面。及後他曾向一名外籍女子求救,對方曾用身體將付國豪和示威者分開但不果。

  付國豪指,當示威者質疑他並非記者後,他解釋反光衣是從公司同事借來的,但仍然有人叫嚷:「You’re not a X journalist,you’re a cop.(你不是X記者,你是警察。)」他用英語堅稱自己是旅客,因為他知道當時示威者對內地人攻擊性較高,他亦知悉不少內地人在香港遭毆打。後來他又聽到有人喊「捉福建人」,他知悉香港北角福建人曾捲入一些事情,故他估計示威者當時覺得「捉福建人」是一件「很大的事」。被捆綁在行李車期間,他亦遭人企圖脫下褲子,他當時感到嚴重被羞辱。由於他無法動彈,心知自己不能擺脫禁錮,他唯有無奈地以言論諷刺反擊:「Just hit me,Fight me.(請打我。)」最後更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

  案件編號:區院刑事八一二─二〇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