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黃女士與兩幼女住在「疫廈」一間劏房。
單親媽媽黃女士與兩幼女住在「疫廈」一間劏房。

  (星島日報報道)唐樓劏房喉管「四通八達」,易成疫症傳播渠道,當中深水埗一幢有五名住戶確診的「疫廈」,劏房居民人人自危,育有兩名幼女的單親媽媽住客表示,不知道染疫者所住單位,大廈梯間亦欠缺清潔和消毒,擔心一家遲早染疫;同區亦有「鳳姐」林立的「疫廈」,性工作者為招徠生意,不戴口罩開門迎客,居民憂慮瘟疫繼續蔓延。

  深水埗福華街一百三十五號至一百三十七號一幢樓高八層的唐樓,由本年八月至今錄得五宗確診個案,年紀最輕患者只有七歲。記者上月九日前往巡察,不少單位均分間為劏房,梯間有沒蓋子的紙皮箱擺放垃圾,包括不少使用後未經包裹便丟棄的口罩。

  領取綜援的單親媽媽黃女士,與兩名年幼女兒居於上址一個約百呎劏房約兩年。她表示,大廈爆發疫情後,曾向房東查詢確診者所住樓層和單位,但對方稱不知道,亦只發現當局派員為大廈梯間清洗和消毒一次,也未有要求住戶接受檢測,感覺防疫工作欠佳,「五人先後確診,清洗消毒一次,你說足夠嗎?」

  由於經濟拮据,黃女士表示沒法搬遷,唯有盡量減少外出,及至政府推出普及社區檢測計畫,一家三口上月底接受檢測,慶幸全部呈陰性,但因普遍分間單位的喉管接駁混亂,隱性患者的病毒可能經管道傳染至鄰居,故此未能安寑。

  居於該「疫廈」天台屋的女住客,也不知道五名確診者所住單位,又稱食環署外判清潔工人早前到場洗地,但沒有清洗天台位置,感覺防疫工作馬虎,只好自行清洗和消毒。

  附近基隆街二百五十四號「疫廈」唐樓同樣劏房林立,走廊和梯間污穢不堪,多間「一樓一鳳」如常營業,濃妝艷抹的性工作者為招徠生意,開門讓嫖客「過目」時不戴口罩,有鄰居擔心他們因「緊密接觸」交叉感染,並連累鄰居染疫,記者隨後查問一名登樓的「尋歡客」,對方獲悉該大廈有確診者後,馬上急步下樓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