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否去過一個富啟發性的旅程,或遇到一個啟蒙人生的老師?這些經歷,通常不是豪華享受,而是充滿人生交叉點式挑戰的腦震盪!呂志和獎近日有一個新嘗試,連續六星期在社交平台介紹15位在推動人類文明發展有啟發性的人物,為大家在疫潮中打打氣。筆者在此給大家來一點「劇透」!
生活在香港這個「石屎森林」,「熱島效應」、「垃圾圍城」等概念時有聽聞。近年有不少人討論「田園都市」的概念,即是在高樓大廈聳立的區域中,加入綠化的田園和花園,又或者是一個區域被田地或綠化地包圍,總而言之是希望把大自然的氣息帶入現代化的城市規劃當中。這些構思,或多或少都是源自都市學家、社會運動家埃比尼澤‧霍華德爵士 (Sir Ebenezer Howard)。早在一個世紀前,霍華德爵士就提出人與自然應該和諧共融的城市規劃理念,提倡以田地或花園區域包圍城市,平衡住宅、工業和農業區域比例,解決城市在工業革命後過度膨漲的問題。他對城市規劃的洞見,對後世影響深遠。

加入「呂志和獎」團隊令我有機會到世界各地拜訪不同範疇的先軀。我們總是站在巨人肩上遠眺,假如他們在歷史缺席,世界不會如此美好。

最近一百年,科學發展一日千里,速度之快令一般人難以想像當中的演化過程。例如,當我們在捐血時眼看一袋袋的血液,有沒有想過血庫不過是近幾十年的產物。在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醫療輸血是「即捐即輸」,限制了輸血救人的可能。美國外科醫生查爾斯‧德魯 (Charles Richard Drew) 想到從血液中分離出血漿,並研發出血漿儲存系統,延長保鮮期至兩個月,大大改善醫療輸血的效率。這種方法在二戰大派用場,能夠在遠處送血漿到戰地醫院應急,德魯醫生被後世稱為「血庫之父」。
疫情期間大家被迫「宅在家」,通過網絡上課、上班等等,幸而世界有互聯網加上光纖,使訊息傳播能做到即時及跨越地域限制。本身是電子工程學家的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高錕,早在六十年代已計算出如何使光在光導纖維中進行遠距離傳輸,這成果最終促使光纖通信系統問世,使人類的生活、經濟模式發生蛻變。二十年前今日,你可能要捱貴價長途電話費才能聯繫世界另一角落的親朋,如今卻能有各式各樣的方法facetime了,價錢還平得多!
今天我們的生活模式、工商科技等等,充滿着前人的經驗和努力成果,他們為我們鋪路,同樣地,我們也一步一步為下一代鋪路,在傳承中成就歷史與文明。

呂志和獎助理總經理程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