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王姨仔陳婉玉被謝天賜「大爆」早於八八年及九二年兩度幾乎婚變,○三年曾聘請私家偵探調查丈夫的婚外情,結果查出丈夫有外遇。梁譽東攝
賭王姨仔陳婉玉被謝天賜「大爆」早於八八年及九二年兩度幾乎婚變,○三年曾聘請私家偵探調查丈夫的婚外情,結果查出丈夫有外遇。梁譽東攝
賭王外甥謝天賜。
賭王外甥謝天賜。
辯方資深大狀余承章。
辯方資深大狀余承章。
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中)涉貪瀆職案二十四日續審。
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中)涉貪瀆職案二十四日續審。

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長馮永業涉貪瀆職案二十四日續審。賭王外甥謝天賜接受辯方資深大狀余承章盤問時,「大爆」賭王姨仔陳婉玉早於八八年及九二年兩度幾乎婚變,○三年曾聘請私家偵探調查丈夫的婚外情,結果查出丈夫有外遇,陳更看過私家偵探拍得丈夫及情婦的相片和偷情影片,感到傷心及憤怒,一度拒絕應陳一同觀看其夫偷情片的謝天賜稱,「佢唯一安慰就係個女人比佢無咁靚」。他又曾覺得陳婉玉和馮永業「有點曖昧關係」。

謝天賜在接受陳婉玉的資深大狀余承章盤問時披露,陳婉玉和丈夫早於八八年婚姻已亮起「紅燈」,第二次則發生於九二或九三年,直至○三年陳懷疑丈夫有婚外情,陳有向他傾訴,他曾介紹律師朋友給陳,陳在律師建議下聘請私家偵探偵查,後來私家偵探拍下其夫與情婦的照片和影片,陳一度要求他一起觀看,但他認為屬其私人問題而避席參與。
陳婚姻於88年亮紅燈
謝稱,陳婉玉的前夫不但是他的同學,亦是他兒子的天主教代父,兩個家庭關係密切,經常會一起外遊,他認為陳比較遷就丈夫,例如陳夫九十年代初愛賭馬,陳每星期三晚都會跟隨丈夫去馬場,陳覺得悶會自行聽音樂,又或者送一些名貴禮物給丈夫,當然兩夫婦會有拗撬,有時陳面色「唔係幾好」,二人會「唔講嘢」。
據他觀察,陳是比較獨立及低調,但遇上問題,卻以鴕鳥形式,不想面對問題,是一個家庭女人。陳曾揚言「寧願放棄所有財產,都想留住個家庭」。
謝天賜同意辯方所指,陳婉玉是一個感情脆弱的女人,有時丈夫沒有返家,陳會感到很忐忑不安,陳得悉丈夫有外遇後,不但感到傷心更感憤怒,對她打擊很大,情緒低落,一度要尋求心理輔導,當陳與丈夫分居後,在家中整理舊照片,看見完整家庭相後,不禁坐在地上痛哭,他只好盡力安慰對方。
知夫有外遇傷心憤怒
謝天賜續同意辯方所指,他曾覺得陳婉玉和馮永業「有點曖昧關係」,例如陳表示馮不想在馬會打網球,建議改去較少人的私人會所,馮永業並非自己駕車,而是乘坐陳的座駕前往,謝坦言「有啲唔舒服」。
辯方資深大狀余承章指,陳在浸大修讀會計,但沒有取得專業資格,陳怕自己其他能力不足,亦曾透露與其他同事關係不好,被同事看不起,謝表示他一直希望陳能融入團隊。謝同意辯方所指,他給很大支持及鼓勵予陳渡過逆境。但陳在工作上很多時都交不到功課,他認為「陳唔係做唔到,而係無時間做,將attention(注意力)轉移其他地方」。
余承章指陳婉玉一直渴望尊崇一個人,例如好崇拜她前夫,陳又喜歡被人關懷和照顧,如很多女人一樣。謝同意辯方所指,馮永業比上一任副秘書長能幹、做事有衝勁、有效率、作風硬朗和有學識。謝舉例指,港聯提出的要求,馮都會做,不會拖泥帶水。至於辯方指馮是否有魅力,謝回答說:「我係男人,無乜感覺,答唔到你。」
婚變後性格變得有野心
謝天賜感到陳婉玉婚變後性格變得有野心,○五年情況更嚴重,例如公司累積有五千萬至六千萬元現金盈餘,他建議用作股東派息,但陳都避而不談。
謝指,根據港聯直升機架構圖,陳在○四年五月已升任執行董事,若她在○三年一直須接受輔導,是否代表她任執董時已不受影響、獲謝信任能勝任該職位,謝回應指,陳雖然沒有資歷管理所有下屬,但「佢戴得佔有公司一成股權嘅帽,做一個老闆唔使所有嘢都識」,陳希望提升自己在公司的責任,以減輕在婚姻上的不快。

本報記者徐曉伊
香港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