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臘親王生前不愛談論自己,但偶爾也會不經意說溜了嘴。
法新社報道,在1997年菲臘親親王慶祝和女王50周年金婚時說:「對我們而言是項挑戰,但透過試驗和經驗,我相信我們已達成一種合理的分工,以及在我們個人與共同利益間的良好平衡。」他還說,「我們學到的重要一課是,容忍是任何美滿婚姻的必要元素。在一切順利的時候,這點可能沒那麼重要;但在困境時,這卻絕對重要。你可以相信我,女王的容忍肚量大。」
對於外界屢傳的不忠傳聞,菲臘親王1992年接受《獨立報》訪問時說:「你有沒有想過,我40年來從沒到過哪兒是沒有警員跟在身旁?所以我究竟如何能夠不被逮到?」
而在談到軍職一事時,菲臘親王2011年接受英國獨立電視台訪問,談到他亮麗的海軍生涯因為女王1952年登基而提前結束,「當然不免失望,因為我剛被拔擢為指揮官。但同樣地,若我好好想想,身為女王的配偶,我認為我的首要任務是以我所能的最佳方式替她效命。」
對於女王夫婿角色,菲臘親王1984年對泰晤士電視台表示:「我從來沒把這當成一個角色。這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我只是順著去做當下似乎是合理的事。」他2011年接受BBC訪問時說:「倘若我問某個人:『你期待我做甚麼?』他們全都一臉茫然,他們沒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