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累斯頓市前年的一場反排外集會,把另類選擇黨的高層霍克描繪成納粹分子。資料圖片
德累斯頓市前年的一場反排外集會,把另類選擇黨的高層霍克描繪成納粹分子。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報道)德國國會消息人士稱,該國的本土情報機構開始對近年快速崛起的極右翼「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實行監聽措施,為二次大戰後首度對擁有國會席位的主要反對黨下重手。消息人士指默克爾政府以另類選擇黨涉嫌試圖破壞國家的民主體制為由,對其施以監聽措施。鑑於德國約半年後舉行國會大選,這次針對該國最大在野黨的行動顯得敏感。

  歐美政壇近年屢次受到極右翼政治勢力的衝擊。知情人士稱,德國本土情報機關聯邦憲法保衞局(BfV)因應另類選擇黨試圖破壞國家的民主體制,正式對此極右政黨實施監控措施。國會消息人士稱,憲法保衞局已將該黨列為涉嫌與右翼極端主義有關的「懷疑個案」。《紐約時報》稱,德國情報機關獲授權可監聽另類選擇黨成員的電話、其他通訊聯繫及活動。該報指德國當局此舉是西方民主國家為保護自身民主體制免於極右勢力侵蝕,所採取的其中一項最激烈手段。

  另類選擇黨是二戰後第一個在聯邦議院取得席位的極右翼政黨。總理默克爾二○一五年向逾百萬名難民敞開國家大門後,另類選擇黨藉反難民政綱而聲勢大漲。到二○一七年,該黨在大選中斬獲百分之十三選票,雖然新冠疫情期間該黨所得支持率略降至一成,但在前東德所在的德東地區,仍有高達兩成的人氣。另類選擇黨在全國幾乎各層級的地方政壇也已根深柢固。德國今年九月將舉行國會選舉,總理默克爾當家十六年後終將交棒,因此處理極右勢力的議題顯得特別緊急。

  鑑於納粹領袖希特拉是靠民主選舉崛起後即廢掉民主,戰後德國的政治結構設計成具有內建防護機制,防止重蹈當年納粹從民主內部崛起後奪權的覆轍。聯邦憲法保衞局就是其中之一,其宗旨任務是作為憲政的早期預警機制,對付萌芽的威脅。

  另類選擇黨近年明顯激進化,且在街頭示威中與新納粹分子走得很近,加上軍警等單位內部也出現該黨的零星擁護者,引發國內對極右勢力滲透民主核心的憂慮。疫情期間,該黨參與的抗爭不時演變成暴力,包括去年示威者企圖入侵國會大廈,事後看來彷彿是美國今年一月國會大廈遭暴徒衝擊的先兆。

  據悉,憲法保衞局費時兩年,檢視另類選擇黨成員的演講和社交媒體帖文,調查極端主義證據。官員表示,一份約一千一百頁的評估報告得出總結,指另類選擇黨的立場已違反自由民主的核心原則,尤其牴觸德國憲法第一條所標榜的人性尊嚴不容侵犯。憲法保衞局一年前已把另類選擇黨內最激進的霍克派系與青年軍,雙雙歸類為極端分子,要監控這兩派裏最有影響力的成員。

  另類選擇黨成員得悉被當局監控的消息後都暴跳如雷,揚言採取法律行動,還指此舉是出於政治動機。黨領袖韋德爾推文道:「情報機關處理另類選擇黨議題時,充滿政治動機,有鑑於今年將舉行邦選舉與聯邦大選,此舉格外突兀。」然而,德國其他政治派別廣泛支持憲法保衞局的決定。德國政府單位能否由於擔心民主面對威脅,便監控一個藉民主選舉取得國會席位的政黨,在德國已不僅是激辯議題,還成為法律攻防焦點。憲法保衞局告訴法院,在另類選擇黨提出的官司落幕前,該黨的國會議員與參選人不會在監聽範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