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情走入婚姻,對許多人而言或許是件水到渠成的事,然而女同志伴侶Connie和皮皮的第一次婚禮,卻來自於一場告別式。
在同志婚姻尚未合法的2012年,已經交往了15年的Connie和皮皮舉辦了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然而不為人知的是,這個決定的背後,是一場令人心碎的喪禮。中央社報道,2011年,皮皮的哥哥因為職業意外墜樓身亡,但礙於當時尚未在職場出櫃,趕赴事故現場的Connie,卻感到自己只能像一個陌生人,遠遠的看著親愛的人哀慟逾恆。
「我看著攜手生活多年的摯愛在面前難掩悲傷痛哭落淚,卻沒有勇氣給她一個安慰的擁抱,甚至當父母靠近時我們會放掉想緊握著的手」,Connie回想起當時的情況,眼眶泛著淚水。
Connie說,即使她對皮皮的家庭、甚至哥哥的健康狀況,都十分熟悉,然而面對警察、法醫的詢問、甚至是殯葬業者對於後事的處理,她都礙於身分,而不得不置身事外。
「其實這比歧視甚麼的都難過,到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好撕裂、好不舒服」,她近日說。
在告別式上,Connie更感受到更椎心刺骨的痛苦,她說,司儀一一唱名,然而從家屬、同事到朋友,她都不曉得自己被歸類在哪裏,「到底要往前站一點,還是往後站一點。」
一直到司儀問道還有沒有人被遺漏,「我才突然之間發現我還沒有上香,因為從頭到尾都沒有我的份」,Connie說,「我沒有想到我會沒有位置這件事情。」
經歷了死亡,兩人才了解到彼此之間,不僅存在著情侶關係,更需要定義彼此的「位置」,這也才推動了隔年的婚禮。
「我覺得自己虧欠她很多」,皮皮說,她在一場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千人聚會中,向Connie求婚。
兩人說,雖然這場婚禮徒具形式,他們希望能給彼此更多的承諾,「至少是昭告天下,我們要攜手走一輩子。」
在這場上百人的婚禮上,她們也希望能獲得雙方家屬的認同與祝福,「希望爸媽能了解完整的自己。」
年屆40的兩人認為,在交往過程中,雙方家長一直是偏向反對,而勉強維持心照不宣的態度,但很令皮皮驚喜的,是媽媽雖然沒有參加婚禮,仍找了個藉口送她金飾,「還問我有沒有準備大餅。」
Connie的媽媽則是出席了婚禮並給予祝福,「你們要幸福就好!」讓兩人相當感動。
往後的幾年,Connie和皮皮持續尋求著各界的認同,包含2014年到同性婚姻已合法化的加拿大結婚,以及2015年在新北市辦理同性婚姻註記。得知台灣在通過同志專法,兩人都表示很興奮,預計24日到信義區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
「雖然專法不是100分,但畢竟是保障同志人權的一大步」,Connie說,同志社群特別欣慰專法第4條涵蓋「結婚登記」,因為這等於讓同志擁有如異性戀伴侶一樣的婚姻關係。
「或許當媽媽看到我們倆的名字出現在彼此身分證的配偶欄,她就能了解我們的婚姻是怎麼一回事,以及這對我們有多麼重要」,Connie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