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仍有零星確診個案。
深圳仍有零星確診個案。

  (星島日報報道)「影響是很大的,因為航運就像一條河流,如果有甚麼變化,好似水流突然大了,就是你的貨量突然之間大了,就會氾濫。這條水管本來已經飽和了,你再加點水進去,後果很麻煩。」提起鹽田港的現況,香港付貨人委員會執行總幹事何立基昨天接受本報訪問時,語氣沉重地說,事件已引致許多出口商和入口商受累,沒辦法訂艙、沒辦法付運。

  何立基表示,鹽田港未爆發疫情之前,其實整個航運界已經「滿溢」,積存了太多的貨物,貨櫃數目和碼頭的處理能力均不足夠,情況不斷惡化。他說,一個鹽田碼頭的貨運量比許多國家的進出口量還大,局部停運,後果當然嚴重。「鹽田每年處理一千四百多萬櫃,一個月就等於一百二十萬櫃,停了兩個星期後,就是有六十多萬櫃不知道怎樣處理。」

  對於有船公司轉用其他港口,如蛇口、南沙等,何立基表示,確實有部分航線轉了港口,但亦有很多船公司直接選擇取消航線,「因為用慣鹽田,不一定能去蛇口的,你平時都沒有和他做生意,怎麼突然之間給他呢,沒得做!」事實上,其他港口都面對運力供不應求的問題。他歎氣說:「水管也好、河流也好,一塞、一阻滯,後遺症會更加辣。」

  新加坡《聯合早報》引述華中科技大學教授陳波說,鹽田港目前對進口貨物實施更加嚴格的檢疫,一旦理順相應的監管程序,擁堵情況相信將獲改善。他預期,鹽田港停擺對中國外貿的影響,可能反映在六月份的宏觀數據,但不會大幅影響中國出口價格。「可能造成比較大的滯後,造成一定的混亂,短期內肯定會造成負面影響,但不用太誇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