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於周末舉行的G20集團峰會因為特朗普要與習近平就陷入僵局的美中貿易談判舉行峰會而眾所矚目。美國有媒體說,特朗普可能會從之前的強硬立場後退。
據美國之音報道,《時代》周刊24日發表文章說,很多跡象表明特朗普現在「想要給經濟和平一個機會」,「阻止不斷升級的美中貿易戰」。
「特習會最有可能的結果是達成一個重啓談判的協定」,這是《時代》引用老布殊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羅夫特創辦的國際諮詢公司斯考克羅夫特集團的專家尼勒話。
《時代》報道說,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庫珀(Zack Cooper)預計,美國政府會放棄要中國屈服於美國提出的結構性改革要求,代之以較為狹窄的、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的貿易協議, 「我的預計是,我們已經過了結構性改革重大協定的機會之窗,接下來會專注於減少貿易赤字的狹窄協議。」
該文還說,美國政府正考慮用其他方式來遏制中國盜竊知識產權盜竊、國企補貼、限制市場准入等不公平貿易行為。
該文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正研究不對整個產品類別徵收關稅,而是對違反協議的個別公司實施制裁,可以達到相同目的,並認為這種做法可能會比實施廣泛的關稅更能得到國際支持。
《洛杉磯時報》的報道則稱,沒有人預計在大阪的G20集團峰會能達成突破性的貿易協議,「這在幾個月前似乎可能,但談判的失敗表明雙方在關鍵問題上仍然相距甚遠,包括美國要求北京不僅要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和不公平的市場准入等問題,而且要將其納入國家法律使其變得更加可執行。」
報道引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拉迪的話說,G20集團峰會「最可能的結果將是停滯不前」,「特朗普會推遲對額外3000億美元加徵關稅,並會恢復貿易談判。」
美國時事評論員、《中國即將崩潰》一書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認為,美中雙方都有反對達成貿易協議的政治障礙。
他說:「從特朗普政府的觀點看,他受到很多來自民主黨要求他不要退卻的壓力,他很清楚如果他退卻了就會失去他的選民,他就會被對立政黨批評。在中國,習近平則需要有人來為惡化的經濟負責,所以我認為,對於習近平來說他也有很多因素不想達成貿易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