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寧的老照片。網上圖片
金寧的老照片。網上圖片
李艷霞說,整容後自己身心狀態都變好了。網上圖片
李艷霞說,整容後自己身心狀態都變好了。網上圖片

北漂歌手金寧2003年給母親李艷霞打了最後一通電話,說要去北京三里屯發展,總有一天會上中央電視台唱歌給他們驚喜,之後失去聯繫。此後十多年來,李艷霞著魔一般找遍了北京和其他數十個城市,始終沒有發現線索。擔心兒子出現後會認不出自己,去年底李艷霞毅然做了全臉整容,想讓他知道「媽媽還是他離家時的樣子」。
61歲的李艷霞和金振斌膝下有一兒一女,兒子金寧出生於1981年。《揚子晚報》報道,金寧可能受到父親影響,從小就有音樂天賦,自學了吉他和彈琴。2000年,金寧考上江漢石油學院。然而,音樂一直是他的夢想。金寧在江漢學院唯讀了一年,沒和家裏人商量,就退學去了北京。
2002年,金寧因買不起回家的車票給家裏打電話。他從北京坐火車回家後,李艷霞夫婦才知道原來他瞞著家裏人退學了,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唱歌賺錢,和3個人一起住在地下室。見木已成舟,李艷霞夫婦也沒辦法。這次回家,金寧待了兩個月就又走了。
2003年6月,李艷霞最後一次接到金寧的電話。「他在電話裏說,要去三里屯發展了,不混個名堂就不回來。還說總有一天會在中央台唱歌。」之後,金寧再也沒有給家裏打過電話。
2004年春節,金寧沒回家過年,也沒給家裏打電話,她開始慌了,托人找金寧的同學朋友詢問並報案,但都沒結果。李艷霞開始四處尋找兒子。每到夏天,她都會抽出時間各地跑。她隨身帶著金寧的一些照片到處問,一張北京地圖幾乎被翻成碎片。當時薪資比較低,她就想辦法勤儉節約,「就帶一條床單,一床薄被子,就像民工出去幹活一樣。睡在橋底下、街道旁邊,這樣能省一筆錢,那幾年就這麼過的。」在北京沒有找到任何線索,李艷霞就往全國各地跑。
自從孩子失蹤後,金振斌非常壓抑,疾病纏身。長期為尋找兒子寢食難安,連續十多年四處奔波,61歲的李艷霞已經顯得有些蒼老。「朋友說,你看你現在變得就像70來歲了,太蒼老。我也怕真找到孩子了,第一眼他不能認出我來。
另外,我也不想孩子第一眼見到我,看到我為了找他變成這個樣子,心裏會難過。」李艷霞說,「我就是想著變年輕些,讓孩子心裏舒服些,媽媽還是我走時那個樣子,沒有怎麼變。我是這樣想的。」
北京一家醫院得知李艷霞的經歷,提出免費給她做整形手術,去年12月李艷霞接受了全臉整形手術。全臉整形後,李艷霞的身體和心理都出現積極變化。她說:「看到我最近的狀態,女兒說她特別高興。她說我以前總是愁眉苦臉,見人就哭著說找兒子的事兒。以前找孩子,我的衣服清一色是暗沉的,邋裏邋遢的,路人都不愛搭理。現在我開始穿上鮮艷衣服,想著以後找孩子也要穿得整齊些。」
李艷霞說,餘生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見到兒子。「這麼大年紀做整容,當然可能會有一些非議。但我是奔著找孩子那個想法,不管人家說不說。做了手術之後,現在心裏有一股子勁,有一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