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所學校的成人儀式上,孩子扮演盲人,家長扮演聾人,牽手走過一段段「坎坷路」。中新社資料圖片
在一所學校的成人儀式上,孩子扮演盲人,家長扮演聾人,牽手走過一段段「坎坷路」。中新社資料圖片

「如果家長沒有非比尋常的強大內心,不要強行進入青春期孩子的世界。」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說,有些看起來很恐怖的內容就是孩子的宣泄,家長「炸鍋」後,可能導致孩子的更疏離。
孫宏艷說,成年人不要太敏感,互聯網上的那個「張牙舞爪」的「怪物」不一定是孩子真實的樣子。與以前相比,現在的孩子課業壓力更大,他們的校內學習和課外輔導常常是無縫連接的,這樣,互聯網對於這些孩子來說,不僅是一個社交平台,而且也成了他們躁動的情感、無處宣泄情緒的出口,他們可能會把自己內心最狂野,甚至最不堪的那一面展現在這個「看得到但摸不到」的地方,他們可能在網絡上展現出一個「臆想出來的自己」。
專家說的不無道理。一年前,靜馨在朋友圈將父母拉黑,因此,耿女士不知道女兒在網絡上的面貌。不過,耿女士對進入青春期的女兒也有很多抱怨:「走到哪裏都拿著手機,手機密碼還經常換」「在我們面前總是冷著一張臉,但是卻會時常對著手機發出很魔性的大笑」「學習成績下降卻越來越任性,經常熬夜玩手機」「批評不得,只要聽見不愛聽的話就一下把門撞上」……「但她也會時常關心我,有一次她與爸爸回老家,在飛機場還不忘提醒我『晚上一個人在家記得鎖好門』。」耿女士說。
雖然,在耿女士眼中,靜馨不再是以前那個乖乖女了,但也絕不是網絡上那個恐怖的樣子。
無論是沉溺而享受還是痛苦而不能自拔,網絡成了孩子與父母矛盾的導火索。「我爸已經摔了我3部手機了。」靜馨說。
「我爸爸的辦法是藏路由器。」另一名孩子馬嘉說,有段日子馬嘉只要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翻箱倒櫃找路由器,找到了就拚命上網,然後在估算出父母到家時間之前把路由器再放回原處。
但是,有一次爸爸回家時間比估算的早,馬嘉沒來得及把路由器藏回原處。爸爸暴怒了,隨手拿起身邊的一個衣架就打在馬嘉身上,打疼了,馬嘉便反抗,那一次大鬧之後,馬嘉和父母的矛盾徹底升級,與爸爸的關係也進入了「冰河期」。「現在,只要看見他在哪個房間裏,我就絕對不會進去。有時,他會追著我說幾句話,我基本是:不回答、不說話。」馬嘉說。專家指,家長時刻要提醒自己,這一代孩子的青春期是與網絡密不可分,「而在互聯網上最大的一個規則就是平等。」孫宏艷說,作為網絡的原住民,這些00後的潛意識裏根深蒂固地形成平等意識。父母越強力禁止,孩子的反抗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