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以「大數據」為依託,試圖建立一個公民信用監督體系。地方政府文件顯示,公務員成為這一監督機制關注的重點人群。
在各地出台的有關社會信用積分的方案中,很多將公務員列為關注的重點對象。公務員在工作中和工作之外的個人行為都將成為獎懲、陞遷的評估指標。福建泉州今年3月下發《泉州市加強政務誠信建設實施方案》說,信用建設將納入公務員培訓和領導官員進修課程,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在日常生活、工作中產生的榮譽表彰和違法違約違規及違反社會公德等信用信息,特別是在履職過程中,因違法違規、失信違約被司法判決、行政處罰、紀律處分、問責處理等信息」都將納入信用記錄,公務員的「誠信檔案」將作為官員考核、任用和獎懲的依據。
寧夏也對公務員在個人誠信體系中的信用信息作為考核、獎懲和選拔任用的依據。官方媒體還說,政府還把這一信用體系與曝光舉報制度相結合,將「向社會公開披露各級政府掌握的個人嚴重失信信息」、「鼓勵市場主體對嚴重失信個人採取差別化服務」。
中國商務部研究院信用評級與認證中心主任韓家平去年12月對《新京報》說,中國可以利用大數據技術手段「實現信息透明」,他認為,「藉助這一後發優勢,可以快速進步。」中國商務部研究院的韓家平認為,中國正在借鑒西方國家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做法。他說:「最主要的做法就是實行信息透明,尤其是採集、查詢、共用上的透明。」但美國作家章家敦則表示,中國的信用評估體系對提高政府工作水平、懲戒腐敗可能有某些正面作用,但整體來說對社會是有害的。他說,「這裏其實沒有可比性。因為中國的體系是全面、廣泛的。當中國把各個不同的地方系統組織成為一個全國系統後,這將是世界上最廣泛的個人資料搜集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