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芸敢言,被稱「犀利姐」。網上圖片
樊芸敢言,被稱「犀利姐」。網上圖片

「犀利姐」樊芸火了。當著證監會主席易會滿的面,她劍指「割韭菜的趙薇」們,讓大家記住了這位敢於直言的代表。
人大代表樊芸表示,像趙薇割韭菜,賺了幾十個億,不止一項罪名,加起來才罰款70多萬。事實上,這位上海團有名的「犀利姐」風格一向如此。因為敢於直言,樊芸收穫了一批粉絲。她曾「三問」轉移支付,讓財政部有點「怕」她;她連續追問「網約車」,交通部來聽取她的建議;她曾代表中小股民發出「四問」,證監會邀她面談……
上觀新聞報道,耿直建言,多少是要頂著些壓力的。這需要銳氣,更需要勇氣。在全國人大培訓班上,樊芸發言短短幾分鐘,全場5次掌聲。一進電梯,就被來自全國各地的代表們團團圍住。他們問,當代表有啥秘訣?犀利姐說,「要敢於直言,只要你覺得是對的。」
樊芸是第十一屆、十二屆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在上海團,你一眼就能在鮮亮的顏色中認出她。她語速飛快,說話又一針見血。
2017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上海代表團參加審議。樊芸是第四個發言人,那天她談的是稅制改革和互聯網行業反壟斷的問題。
彼時,互聯網金融正如火如荼,樊芸卻嗅到了「危機」。她建言,要防範互聯網金融的野蠻生長。
那次會議上,樊芸還向習近平提起了網約車。「網約車親民、便捷,一開始推出很多優惠政策,但被市場廣泛接受後,出現了損害消費者利益的經營行為。」樊芸說,約車設置「加價」功能,特別是春節期間,乘客不加價根本打不到車。
樊芸建議建立互聯網行業反壟斷投訴機制,「政府要規範網約車的運營行為,引導其價格標準,引入行業協會的監管。」
習近平笑著回應了她提出的有關互聯網問題,「這裏就有相關部門的負責人,他們接得住。」
2018年全國兩會,樊芸再次監督網約車,還提交了一份關於制定《網約車管理法》的議案。連續監督網約車,樊芸是頂著一定壓力的。「由於法律案立法進程較長,我希望能夠加快立法調研的步伐,盡快啓動全國人大立法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