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宗毓完全有機會走出深山。任宗毓學過家電維修技術,1991年魯山縣城一家電器商場想聘請他去維修家電,包吃住月薪千元。「我一走,孩子們咋辦?」任宗毓就這樣多次放棄外出掙錢的機會。
任宗毓說,鄉村教學的生活有苦也有甜。曾經有一名外村女孩被村裏啞巴父親收養,是學困戶成績不好,任宗毓就給她補習,還經常在生活上幫助她,後來女孩臨走前寫了一張紙條:老師,我真想叫你爸爸。如今,這個女孩經過努力已成為一名出色的幼師,在北京一所幼稚園教學。
任宗毓40歲生日時,班裏有幾名10幾歲的孩子,用課餘時間砍荊條、拾柴禾,攢錢給他買了一個蛋糕慶生。當孩子們唱起生日歌時,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任宗毓淚流滿面。在山村小學堅守38年,任宗毓最感謝妻子,「她是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為了成全我付出了很多。」任宗毓負責教孩子們語文、數學、書法,妻子就義務承擔起孩子們的音樂課,還無微不至地照顧孩子們的飲食。
「她自己種植糧食蔬菜,不灑農藥,就為了讓孩子們吃得健康。」對此,任宗毓的妻子表示,她如果離開學校,就沒人照顧任宗毓和孩子們了,她怕這樣會耽誤孩子們正常上課。
「這輩子因為身殘,沒有走出大山。能讓左鄰右舍的孩子們走出大山,我就知足了。」深居簡出的任宗毓從未放棄提高自己,他說,「互聯網時代,老師得是『活水』,需要不斷學習」。
除勤奮自學,他還盡心盡力,縮小城鄉教學硬件之間的差距:學校圖書室的書籍有不少都是他慷慨捐獻的私人藏書,他還準備在教室裏連上網線,讓村裏孩子也感受到多媒體教學。
前半生都奉獻給了鄉村教學事業,任宗毓無怨無悔。這些年來,任宗毓先後收穫幾十項榮譽。去年9月,任宗毓還被馬雲鄉村教師計劃提名,如果最終入選,他將獲得現金資助,以及相應的專業發展機會。目前,他最大的願望是「退休前能入編制,老有所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