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宗毓為了讓山裏的孩子有書讀,38年如一日堅守在大山深處。網上圖片
任宗毓為了讓山裏的孩子有書讀,38年如一日堅守在大山深處。網上圖片

本報訊

出生於1963年的任宗毓,幼時患小兒麻痹落下嚴重的下肢殘疾。18歲高中畢業後,因為殘疾達不到體檢標準,任宗毓沒能讀大學。成績優異的他得到鄉親們信賴,回到家鄉河南省魯山縣趙村鎮堂溝村,成為一名鄉村教師,如今已經在那裏堅守了38年,為這個500多口人的小山村送出40多名大學生。 

魯山縣是國家級貧困縣,位於大山深處的堂溝村更是深度貧困村。村裏青壯年大多外出務工,剩下不少留守兒童。大河網報道,因為腿腳不便,任宗毓幾乎很少走出大山,他把對外界的嚮往全心傾注在鄉村小學的三尺講台。
任宗毓1981年成為鄉村教師,每個月的代課費只有9元(人民幣,下同)。雖然身體不便,但任宗毓的思維從未被困在這小山溝裏。「如果給學生一杯水,老師得有一桶水。」工作後不久,任宗毓就拖著殘軀,步行數十公里去進修,2000年他在平頂山教育學院完成骨幹教師培訓,還拿到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證書。
除了勤奮自學,任宗毓還改善教學方法,把不同年齡的孩子巧妙安置在一間教室教學,帶著學生到野外觀察學習了解自然,引導孩子們用所學知識幫助家人勞作。
38年來,任宗毓的教學經歷滿是坎坷。1989年他因去江西治療腿疾,耽誤了職稱評定,錯失拿到編制的機會。現在,任宗毓仍然是代課老師,每個月代課費1000多元,同時也是村裏的扶貧對象。
2002年中國農村稅費改革,鄉統籌村提留沒有了,所有代課老師被清退。在村民的極力挽留和鄉政府的照顧下,任宗毓的教學資格被保留,但是原本就微薄的薪酬卻沒了,「3年時間沒拿薪資,沒錢過年,我就寫對聯讓妻子翻山越嶺拿去賣。」任宗毓說,那是他這輩子最苦的3年。後來村裏得知他的困難,號召大家集資,為他籌來1440元渡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