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任西安市秦嶺辦主任和紅星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	網上圖片
時任西安市秦嶺辦主任和紅星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 網上圖片

陝西省和西安市對秦嶺違建別墅始終不查實情、不出實招、不辦實事、不求實效,卻熱衷於造聲勢出風頭。針對這樣的問題,從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又作過3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2016年2月,在對祁連山自然保護區和青海省木裏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就專門提到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圈地建別墅問題,並且強調「對此類問題,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不過,陝西省委並沒有全面理解習近平「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從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的近3年半時間裏,陝西省委共召開151次常委會、50次專題會,省政府共召開73次常務會,沒有一次專門研究怎樣做到「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對問題視而不見、搞整改避重就輕、擺功績誇大其詞,省市的做法,使得區縣更加膽大妄為,戶縣、長安區甚至將別墅建設當成年度重點專案大力推進,產生邊整治、邊違建、禁而不絕的破窗效應。省市的做法,也讓一些官員趁機把官商勾結的蓋子捂得嚴嚴實實。
時任戶縣縣長張永潮,於2018年1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陝西省紀委監委立案審查。他表示:「你收了人家的錢就要給人家辦事,嘴就不好開了。因此這就導致了心裏明白、事情比較難執行下去,最後自己執行的時候,就打了折扣。把權力和開發商的利益一旦結合,就把該給人民辦事、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大事情,就撂到一邊了。就以自己的那種私利,和自己的那種私欲膨脹,就佔了上風了。」
和紅星,時任西安市秦嶺辦主任。2018年1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陝西省紀委監委對其立案審查。和紅星說:「這就是拿了人家的錢了,有的時候再去查處,好像心裏面有這種,你已經走上犯罪的道路了,也就沒有再去下決心、再去做這件事情去了。」
受中央指派、擔任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的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表示:「違建別墅能大行其道,一些領導官員和管理部門的官員與開發商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是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