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權健天津腫瘤醫院。網上圖片
圖為權健天津腫瘤醫院。網上圖片

警方介入「權健事件」後,近日已對權健公司實際控制人束昱輝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其實,這已不是權健第一次碰到司法介入的局面了。據權健前員工爆料,權健腫瘤醫院的醫生不做手術,沒有放療和化療,只要按照經銷商「老師」的暗示開秘方藥,就能拿提成。醫院拚的不是醫術,而是話術。

權健官網顯示,公司旗下有護膚化妝品、生活用品、保潔用品等5大類,這些產品在經銷商口中,都是「純天然」、「治百病」的神品。
大學生血風(化名)曾臥底參加了權健,除了參觀醫院、介紹產品之外,「如何掙大錢」這個話題才是整趟行程的重頭戲。《人民日報》報道,血風透露,一整天都在開會,一直開到晚上11時多,然後人都沒有抵抗力了,把你帶到酒店的房間裏,幾十個人聚集在一個屋子裏,開始給你講各種複雜的獎金制度。
血風發現,工作人員對年輕學生,會大肆宣傳「創業」、「致富」,而對年紀較大的人,則主打「健康」、「長壽」。王先生的母親就深陷其中,甚至給一歲的小孫子餵「麥芽精」,孩子嘔吐不止,而母親依然聲稱這是排毒,甚至想要拉血風入夥。「你交7500元,就成為經銷商,我們這不是推銷,是推薦。」王先生的母親說。
從2012年至今,權健在中國多個省市都被警方以涉嫌傳銷調查、抓捕過,至少有3個司法判例將權健二字與傳銷關聯起來。此外,還有一些工商部門的行政裁決及查處文本,也將一些省市的權健經營者認定為傳銷。
腫瘤醫院亂象叢生
2014年8月,權健有了自己的腫瘤醫院。除了在產品上虛假宣傳,權健的腫瘤醫院也是亂象叢生。天津權健腫瘤醫院前醫生陳曉輝(化名)爆料稱,「你來了都不用診斷甚麼病,一進門就是帶病歷了嗎,你是甚麼病,甚麼癌,然後就給你開甚麼癌的藥。腫瘤的秘方藥有一個基礎的秘方藥,這個基礎方是所有癌症都通用的,開完這個以後同時再根據病人的每一項肝癌的、肺癌的,再開這類癌症的專業處方。」
陳醫生介紹,在天津權健腫瘤醫院,醫生不做手術,也沒有放療和化療,只要按照經銷商「老師」的暗示開秘方藥,就能拿提成。拼的不是醫術,而是話術。
「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可能剛有執業助理醫師證,一個月都能開好幾百萬的秘方藥出去,而且這小姑娘還能出專家門診,按說她的資歷資質肯定不行,出門診都不行,但是人家就是會說會忽悠。」陳醫生說。
陳醫生還透露,如果有醫生提醒尚處癌症早期患者不要吃這個藥,早干預提高生存率為好,就會被醫院嚴重警告,醫生流失率很高。據觀察,留下來的科室醫生甚至能跨科室看病。「醫院的內科病房和外科病房都合併到一塊。內科大夫值班,有外科病人是不能跨範圍執業,這是違反執業醫師法的,屬於是違規的。」陳醫生將這些醫療亂象上報醫院高層和當地衛生局未果,自己還被開除。
屢被曝光仍未阻其擴張
其實早在多年前,權健就曾多次被媒體曝光,但屢被曝光仍未阻止權健擴張。據悉,容易被查證的官網展示及產品包裝上並沒有誇大宣傳,但在遍布全國的加盟店,吸引了眾多人群的會銷現場,甚至是電話和網絡上,往往又是另一套宣傳方式。與其類似,假冒的新聞播報、明星的宣傳片段、穿白大褂的名醫、普通人的現身說法、再加點兒禮品及親情行銷,已經成了保健品行業謀利的慣用伎倆。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稱,「如果不用心去固定證據,那麼這些口頭宣傳以後在消費者維權的時候,無法成為對自己有利的證據去使用,維權的成本非常高,維權的收益非常小,甚至沒有收益。」
受害人父親:不會放棄起訴
看到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控制人束昱輝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刑拘時,受害人周洋的父親周二力的第一反應就是「善惡終有報」。周二力說自己非常興奮,並表示,「對於權健的起訴不會改變」,「一切結束後,就再要一個孩子」。
周二力說,起訴權健的事情不會改變,還是沒有考慮經濟上的訴求,「當初最困難的時候,他們找我私了,我都沒要他們的錢,現在我勉強可以活下去,為甚麼還要他們的錢?」
「我的努力,就是為讓更多的人了解權健,讓權健的那些人受到懲罰。」周二力說,因為他的愚昧無知,害了女兒周洋,「當初在醫院已經一年的時間了,周洋都已經快痊癒了,我還是聽信了他們的話。」《北京青年報》報道,周二力說自己「特別慚愧,特別自責」。
從2013年準備起訴權健開始,周二力只要有時間就關注和權健有關的消息,他加入了反權健的QQ群,把周洋的現狀和遭遇告訴群裏的網友們,也勸說那些加入了權健的網友不要再聽信權健的謊言。
周二力說,他所做的一切不僅是為了給周洋一個交待,還要把錯誤的判決推倒,「全部事情完結後,我們會再要一個孩子。」對於未來,周二力充滿了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