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連續第二日大幅反彈,在岸價急升至兩個月新高。資料圖片
人民幣連續第二日大幅反彈,在岸價急升至兩個月新高。資料圖片
在岸人民幣走勢
在岸人民幣走勢

本報訊

受益於中美就經貿問題達成共識,人民幣匯率上漲勢如破竹,在近期新興市場貨幣中表現搶眼。4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均較上周五收市價漲超千點。截止本報5日發稿,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為6.86。

4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率先發動攻勢,連收六道關口,創下9月21日以來的新高,至6.8276;在岸人民幣對美元盤中大漲逾500點,截至16點30分報收6.8401,一度升至9月21日以來的新高。新浪財經報道指,近期市場心理和交易層面都為人民幣提供了多重穩固支撐。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經濟學家周浩撰文指出,9月以來,人民幣幾乎一直運行在50天均線上方,即使短暫擊破50天均線,市場也會迅速回調,「這一現象在12月3日發生逆轉,50天均線被有效擊破。」「這意味著,人民幣市場的空頭在堅守數月後,開始被迫『空翻多』。」周浩認為,背後的原因包括中美就經貿問題達成共識、美國加息預期降低、新興市場回暖等。
實際上,目前人民幣做空力量幾乎「彈盡糧絕」。一家港資銀行的財富管理部總經理稱,此前央行在香港發行離岸央票,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收緊,使得境外拆借人民幣的成本遠高於預期。「賺不到錢,自然沒有投機客做空人民幣。」
在業內人士看來,大量出於避險需求做空人民幣的企業進行「空頭回補」,對人民幣企穩反彈更具意義。有外匯交易員表示,市場對貿易憂慮情緒得到緩解,紛紛削減人民幣空頭頭寸。「投資A股的境外機構也通過平倉進行貨幣對沖,人民幣獲得反彈動能。」某銀行投資總監表示。
目前,市場人士普遍認為,「年內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的擔憂基本解除。「一旦市場預期美元加息放緩,則會打壓美元指數,人民幣貶值壓力或將得到一定釋放。」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陳李稱,這也是人民幣匯率上漲的外部條件。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認為,目前影響人民幣匯率變動的主要因素,一方面是來自金融機構的配置力量,另一方面是來自實體經濟融資的力量。這也使得單純地觀察中美利差來判斷人民幣匯率走勢難以奏效。
在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劉敏看來,近期中美利差低位企穩趨勢,也為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打下基礎。在機構投資者眼中,當前市場風險偏好的改善,再次提升了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最新資料顯示,11月債券通交易總額為743億元,環比上升35%,共吸引467家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全球投資者持續淨買入中國債券,11月淨買入達87億元。業內人士稱,若市場情緒得以提振,資金將從美元、日圓等避險貨幣流出,流入人民幣市場,從而鞏固人民幣匯率企穩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