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檔案圖片
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檔案圖片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在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之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首席經濟學家、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及經濟學教授羅格夫(Kenneth Rogoff)近日接受哈佛大學校刊的專訪,就美國經濟復甦狀況、股市在新冠疫情期間的強勁表現等話題,發表了他個人的見解。

在談到整體經濟形勢時,羅格夫教授表示贊同美聯儲對當前經濟形勢的評價,經濟復甦的步伐比3月時大部分人料想的更快。但經濟並未完全復甦,消費者支出和就業數據等還不盡如人意,但還是超過了人們的預期。不過,經濟前景仍然面臨著巨大不確定性。

羅格夫教授表示,雖然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的臨近,大選引發的不確定性在逐漸減弱,但依然蘊含著巨大變數。除大選之外,第二波新冠疫情會對經濟造成何種影響?雖然我們對衛生事件還不完全了解,但大量證據表明,病毒在室內的傳播速度要快得多。到11月份天氣轉涼時,大家在室內的時間會更長。如果經濟再度關停,他認為不會像衛生事件爆發之初那樣,政府會更有針對性地採取隔離措施。但這也意味著傳播會更快。這是其中一大未知因素。

主要是需求面受到衝擊的2008年金融海嘯不同,此次衛生事件中,需求和供給兩方面同時受到衝擊。從這個角度說,今年的形勢更加複雜。經濟確實需要提振需求,但長遠來看,經濟要恢復元氣,供給同樣重要。從大部分數據來看,一些重大變化已在所難免。其中最明顯的一個變化是,一些大城市可能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一蹶不振,尤其是如果人們繼續在家辦公的話。只要看看波士頓鬧市區就一目了然。

一些行業的復甦會異常艱難,航空業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實體零售店的日子本來就不好過,疫情更是令其雪上加霜。此外,餐飲業、酒店旅遊業、娛樂業等等,無一例外都面臨著長期問題。好在有政府的強力支持,經濟才不至於垮掉。今年前九個月大型企業的破產數量甚至低於去年同期。不過這種現像不會持續,因為一大波小企業已經距離破產不遠了。政府已在努力降低疫情造成的破壞,但如果這些破壞久久無法消退,那麼到了某個節點,經濟回調是必然的。

對於美國股市的强強勁反彈,羅格夫認為主要是美聯儲的支持,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零的水平,不僅是短期利率,長期利率也降至超低水平。對投資者而言,除了股市,眼下似乎再難找到其他投資渠道,就連一向以穩健著稱的養老金也加大了對股市的投資。除了壓低利率外,美聯儲對私營領域的信貸擔保力度也達到空前水平。

訪談最後,羅格夫教授教授强調全球化壓力,加之與中國經濟脫鉤的風險,將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對物價和利率造成巨大的上行壓力。這些未必會在明年發生,但如果再看幾年,他表示有太多事充滿了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