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知青協會組織中南美州郵輪遊。
華盛頓知青協會組織中南美州郵輪遊。
沿途的中南美州風景。
沿途的中南美州風景。

知青協會成員張曉青撰稿

2019年底,華盛頓知青協會組織的集體郵輪活動又一次熱熱鬧鬧地展開。這次的郵輪選擇是NCL的中南美洲15日行程。

旅遊計劃開始於2019年春,旅遊小組有關成員事先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於4月21號召開一個講座,系統地介紹了這15天遊輪的行程和主要景點,特別強調了它的三個特點:
1.這是一次度假式旅遊,因為在海上的日子有7天。
2.中南美洲相對於美洲和歐洲,安全性較差,經濟比較落後。語言是西班牙語為主。
3.行程最大的熱點是過巴拿馬運河,這是一個人造的奇跡,值得親身體驗。
講座過後,得到很多人響應,最後參加人數達到81人。雖然很多人事先並不認識,但大家通過微信群建立了聯繫,一些熱心能幹的朋友,主動承擔了聯繫一些到港陸地遊的集體活動。還有一些朋友主動出面,於海上的7天,組織大家打太極拳,跳集體舞。12月7號,在大家上船後的第二天,在預定的會議室召開了全體見面會議。會上這些負責人介紹了他們的安排,最後由旅遊組安排大家照集體合影。接下來,我們的遊輪行程就正式開始了。
開曼島,我們的第一站,在這個免稅天堂的島嶼,我們有人欣賞了海龜和海豚,有人潛入海底,與海洋生物共舞,有人漫步和戲水與七英里長的美麗海灘。
哥斯達黎加東部港口城市——利蒙,在這第二站。我們漫步於熱帶雨林,行船於運河,觀看到一些熱帶植物和動物,那懶懶的樹熊,得到大家最大的關愛,還有那好玩的變色蟲。另外參觀香蕉園和觀看沿途的民生狀況,也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跨過赤道進入秘魯

緊接著,過巴拿馬運河的日子到了。當天船上是群情振奮,個個激動不已。上午10點向運河口慢慢前行,11點在水閘閘門前停下等候。過運河全程由運河管理單位負責,上來十幾二十人,由他們操作。在閘旁軌道上運作的前後各二、一共四架小火車頭牽引前進。郵輪進閘關門後開始注水,提升船體,把水位升至對上一個閘檔的高度,然後打開上面的閘門,由火車頭把船拖進上一格。僅是通過Gatun閘,就花了大約一個多小時,大約一點半開始,船進入只有一個閘的Pedro Miguel Locks,同樣操作後進入加通湖。加通湖是世界最大人工湖,寬廣的湖面,平靜如鏡,一個個大小島嶼,綠樹蔥蘢,景色優美。5點左右,郵輪從一座大橋下駛過,橋上是連接南北美洲的公路。10分鐘後再經有兩個閘的Miraflores Locks,放水下降水位,回到太平洋的海平面高度。在Miraflores,閘旁有一座觀光大廈,很多人在上面觀看船只的通過。
接下來的行程,郵輪跨過赤道,進入南美洲的秘魯。
秘魯的第一站是特魯希略,這里有迷人的考古遺址:昌昌(chanchan)和莫切(Moche)文化遺址。
昌昌為奇穆王國的首都,於850年至1470年間逐漸建成,15世紀時被印加帝國所毀滅,在大片黃土遺址一眼望去,幾乎看不到邊。城市由十個設有護城牆的城堡組成,這些城堡用作禮儀、葬禮、廟宇、貯水及居住用途。1986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莫切遺址是莫奇卡文化最重要的宗教中心。其中的太陽神廟是前殖民時期美洲大陸最大的土坯建築。其基座為尺寸巨大的長方形,上有若干平台和兩座無頂金字塔。太陽神廟前建有月亮神廟,可以參觀,由若干重疊的平台組成,牆壁上有壁畫裝飾。太陽神廟只能從月亮神廟遠視。2010年該地建起了一座現代化遺址博物館,參觀但不能拍照。
秘魯的第二站是利馬,秘魯的首都。市區分為新城和舊城兩個部分,對比鮮明。新城區位於海邊地區街道寬闊,高樓林立。
舊城區建筑多為殖民統治時期所建,以武器廣場最為著名,周邊遍布景點,其中弗朗西斯科修道院是老城中一組精美的建築群,它包括拉•索雷達教堂、埃爾•米拉格羅教堂、馬約爾修道院等。這些建築中保存著大量藝術珍品。其中,15張大幅畫像組成的使徒群像,彼譽為「拉丁美洲獨一無二的藝術精品」。
修道院圖書館收藏有極其珍貴的皮草書2.5萬冊,羊皮書約6000冊,是秘魯最重要的宗教文化研究場所。修道院地下室的地下墓地,是1810年以前利馬市的墓地,埋葬的遺體約有7萬具之多。198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作為文化遺產,將其列入《世界遺產名錄》。雖然利馬老城很老,但充滿了生氣。漫步於城區老建筑之間,感受到濃濃的南美洲風味。

智利了解印加文化

秘魯的最後一站是皮斯科。它是Ballestas群島的門戶,我們坐遊艇從海上看到成千上萬支鵜鶘和秘魯鰹鳥,還有海獅和洪堡企鵝。海邊沙漠上一個神秘巨大的山坡蝕刻(Paracas Candelabra geoglyph)其起源仍然未知。在附近南邊的帕拉卡斯國家自然保護區,我們蕩漾在黃色沙漠原野和紅色沙灘及藍色海洋之間,感受著大自然的杰作,心情格外舒暢。
最後郵輪進入智利的領域。
智利的第一站阿里卡(Arica)。在阿扎巴谷聖米格爾建築博物館,我們了解到印加文化和Tiawanankus文化對阿里卡本土人的影響,當地的木乃伊比在埃及發現的木乃伊還要古老得多。市中心廣場邊有著阿里卡標志性景觀——Morro de Arica,即大山丘。順著一條小路可爬上了這個大山丘。山丘上有觀景台、戰爭博物館和雕塑,是阿里卡市中心最值得一去的地方。市內用金屬和木材建造的哥特式聖馬科斯大教堂,是由法國建筑師古斯塔夫•埃菲爾設計的,曆史可以追溯到1876年。
智利的第二站科金博(Coquimbo)。除了參觀了科金博堡壘的兩座宗教建築:第三千年十字架和穆罕默德六世文化中心和清真寺,我們主要沿海北去到沙漠里的綠洲,參觀了綠洲中的水庫,見識了那個大壩上的可以由風產生音樂的紅色金屬雕塑,還有皮斯可葡萄酒的生產過程並品嘗了三種著名的產品酒。最後拜訪了北方文化小城——拉塞雷納(La Serena)。
12月21號,郵輪於聖安托尼結束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