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秀與部分與會者會後合影。
韓秀與部分與會者會後合影。

本報華盛頓訊

 

華府作協於2019年10月26日上午在華府華僑文教服務中心,邀請北美著名華文作家、華府作協前會長韓秀女士講一場「文學與藝術的寫實精神」。華府作協會長陳小青主持演講會。
韓秀Teresa Buczacki出生於紐約市,在台海兩岸居住過三十七年。現居美東華盛頓近郊北維州維也納小鎮,讀書、寫作,時不時歡喜遊走在世界各地的書展、書店、博物館、畫廊。她曾經任教於美國國務院外交學院、約翰‧霍普金斯國際關係研究所。自一九八三年開始華文文學寫作,為海內外華文報刊撰寫近四十個專欄。至今,為美國《漢新月刊》撰寫的書介專欄已經是第十三年。她的文學創作碩果累累,每年都創作出版至少一本著作,在全球華文文學創作領域享有很高的聲譽。
演講之前,韓秀首先讚賞了會員王志榮先生新出版的散文集,認為體現了真實的家庭情感;稱讚了前會長龔則韞在漢新文學獎的獲獎散文中,真切地描述了自己和親人如何與病魔搏鬥的歷程,感人肺腑;作為漢新文學獎小說組的評委,韓秀還講述了會員安守中先生的作品「假面」如何因真情描述而獲獎。她鼓勵作協的朋友們繼續筆耕不輟,寫出更好的作品,取得更高的成就。
在演講中韓秀介紹說,在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中,文藝復興是極其輝煌的一個長卷。尤以義大利文藝復興最為影響深遠;其特色如衕渾圓的珍珠一般完美。巴洛克藝術則是文藝復興衰微之後重要的藝術風格,巴洛克在葡萄牙語中指「變形珍珠」,韓秀當天便專門佩戴了不規則形狀的珍珠項鍊。
韓秀在最近數年內,漫步遊走於世界各地博物館、圖書館、畫廊,在自家書房奮筆疾書,從堆積如山的文字資料中爬梳史實,艱難探索藝術家心靈,嚴肅考證歷史史實,用手中的文學之筆,傾心中愛戀之情,寫出了多位文藝復興、巴洛克,以及現代藝術家的生平事蹟,並對其作品做了詳實的分析。演講中她對這一切做了生動的描述。
隨著韓秀的演講,人們彷彿看到,年僅13歲的卡拉瓦喬在畫坊裡做畫板,攪灰漿,配顏料。他倔強地堅持只在畫布上作畫,在忽明忽暗的燭光下,畫出了栩栩如生的水果盤。卡拉瓦喬1596年創作了靜物畫《水果籃》。畫面上有被小蟲咬了的蘋果,有象徵著從生至死的暗黑葡萄藤,畫面上的水果栩栩如生。使贊助人蒙特樞機主教看得淚流滿面,感動不已。
隨著韓秀的演講,人們彷彿看到,卡拉瓦喬在創作《聖母之死》時,在一個街頭小酒館裡遇到一位飽經風霜的青樓女子。那女子當時正用很小的酒杯一滴滴地喝著酒。就是她,被畫家邀請擔任畫中聖母的模特兒。雖然頭上有光環,但她衣服褶皺,雙腳腫脹,就像病入膏肓的一位農婦。這幅畫被羅馬聖母瑪利亞階梯大教堂拒絕,輾轉往復,最後落腳羅浮宮。現在階梯大教堂號稱是巴洛克藝術的聖殿,當年卻拒絕了巴洛克藝術第一人卡拉瓦喬的作品。
隨著韓秀的演講,人們了解到,卡拉瓦喬性情剛烈,常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又經常身負重傷。他因為自衛誤殺街頭惡棍而被教廷通緝,不得不遠走拿坡里避難。當四年後得知教皇赦免他的消息後,他帶著《大衛與歌利亞的頭顱》等畫作,乘船返回羅馬。沒想到黑心的船主把他交給了西班牙的哨所,然後載著畫作逃走了。被西班牙哨所釋放以後,卡拉瓦喬心急如焚。他乘漁船去追他的畫作,又被漁民遺棄在遠離人煙的海灘上。不幸的卡拉瓦喬傷病交加,暈倒在炎熱的海灘上。後來,他被當地人發現認出,並送往醫院救治。他不停地呼喚,要找到自己的畫作。當他得知他的畫作被全數找到了,這才安然離開這個世界。在韓秀的講述裡,象徵死亡的黑衣騎士帶著卡拉瓦喬前往一個「想畫什麼就畫什麼」的美好之地,令卡拉瓦喬咯咯地笑出聲來。那是1610年7月18日清晨,地點是義大利西北部港灣艾爾蔻。
韓秀的演講深深地吸引著聽眾,使人們彷彿看到卡拉瓦喬等藝術家活生生的形象。而她的演講應是多年來勤奮工作、不斷探索的結晶,是在浩瀚的資料信息中努力了解史實、進而嚴謹推導與妙筆陳述的成果,自然生動詳實、如數家珍、滔滔不絕。
跨越時空的探究使得韓秀時時陷入對創作內容依依不捨的情懷、有著收不住腳步的急切。因之,在書寫藝術家傳記之間,還創作短篇小說,將無法燃盡的情感付諸純文學寫作。韓秀的新書、小說集《倘若時間樂意善待我》同期完成,將於今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由台北時報文化出版。
有聽眾問,在描述歷史上的藝術家時,如何區分史家和文學家之不衕。韓秀笑答,史家注重的是史實,不會投入感情;而文學家則是加入了自己真實的情感,從獨特的視角,揭示藝術家們生活的多方面,使讀者和作者一樣愛上書中的藝術家。另外,他們在描述方式上也有不衕。韓秀指出,例如卡拉瓦喬去世時,林布蘭只有四歲,史家認為二人之間沒有什麼交集;而韓秀本人卻會這樣寫:卡拉瓦喬去世時,如同一顆閃亮的彗星,奮力向北方萊登飛去;四歲的林布蘭牽著父親的手正走向自家的風力磨坊。他看到了那顆彗星,伸出小手,去觸摸那彗星,彗星在他的手上映出了明暗相間的影子;年幼的林布蘭就這樣第一次接觸到奇妙的光線與暗影,十多年之後,他成為光影大師,巴洛克藝術進入全盛期。
這激起聽衆一陣熱烈的掌聲,許多人表示因此理解兩者區別。如果說史家對藝術家的描述是黑白的素描,那麼文學家則在素描上添加了豐富的色彩,使藝術家的形象更加光彩奪目。
韓秀的演講在一陣又一陣熱烈的掌聲中結束。會後部分與會者與韓秀合影,並與韓秀一起前去聚餐。會場裡、走廊上、餐廳裡,與會者圍著韓秀熱烈地提問、討論、請教著各種問題,從上午十點三十分開始的會議,直到下午三點半才意猶未盡地結束。

韓秀在演講中。

 

韓秀演講「文學與藝術的寫實精神」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