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藝術團參加費城華人「慶祝中國國慶70周年大會」演出。
黃河藝術團參加費城華人「慶祝中國國慶70周年大會」演出。

本報華盛頓訊

9月28日清晨6點左右,天還沒有亮透,來自馬州和維州的近30名黃河藝術團團員就分乘八部汽車,匆匆趕往美國獨立宣言的誕生地——費城,參加幾個小時後將在那裏舉行的「費城華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這也是今年「黃河人」繼鹽湖城《奔向未來》演出後的第二次集體遠行。

費城是個與眾不同的城市,這裏不僅誕生了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獨立宣言、第一部聯邦憲法、第一個臨時首都,而且也是美國東部最重要的經濟、交通和文化中心。那座懸掛在獨立廣場上的自由鐘時時提醒人們,是先賢們的勇氣與智慧改變了美國的命運,也奠定了當今美國人民價值觀念的基礎。因此,每次走進這座城市,都會讓人有一種油然而生的神聖感和莊嚴感。
上午9點多鐘,當「黃河人」分別趕到慶祝大會的現場——費城獨立廣場時,巨大的演出舞台已經搭起來,兩個旗杆已經矗立,四周圍彩旗飄飄,人們紛紛匯聚在這裏,一場盛大的慶祝活動即將拉開帷幕。
本次活動不僅集中了當地僑團、僑社的力量,而且來自華盛頓DC等地的演出團隊和個人也受邀參演,使整個活動具有了相當大的影響力,黃河藝術團就是受邀前來參加演出的。
在一系列嘉賓致詞後,慶典演出在《歌唱祖國》聲中拉開帷幕。節目包括大合唱、獨唱、舞蹈、京劇、時裝表演等等,黃河藝術團表演的大合唱《我和我的祖國》被安排最後一個節目——壓軸演出,近三十位團員揮舞美中兩國國旗,傾情演唱,最後演變成全場數百名觀眾的大合唱,但只見彩旗飛舞,歌聲震天,整個慶典現場瞬間成為旗的世界,歌的海洋,大家發自內心地祝願祖國(祖籍國)繁榮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演出結束後,在華人軍樂隊和五星紅旗的引導下,所有參演人員來了一次迷你式的遊行,引起很多費城路人興致勃勃地駐足觀看,還有不少人拿起手機不停地拍照。這裏跟大家分享幾個小花絮:
費城人搭台,客從八方來
通過節目單可以發現,本次慶典活動不僅集中了當地僑團、僑社的力量,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而且邀請了包括華盛頓DC、芝加哥、紐約、新澤西、加州,乃至上海等地的演出團隊和個人參加演出,節目多達三十餘個,不僅大大提升了活動的規模和檔次,也使整個活動更具影響力。
林民躍此行不容易
林民躍是黃河的資深團員,被大家戲稱為「林主席」。盡管林主席很忙,可但凡他能參加的演出都是全身心地投入,他這次的費城之行就是如此。因為有其他事情要處理,他一天前首先把車開到新澤西州的普林斯頓,然後當天早晨從普林斯頓乘坐火車到費城,演出結束後又乘火車回普林斯頓,辦完事後,再開車回馬州。換了其他人,可能會放棄這次演出,但林主席不僅堅持下來,而且他的歌聲也是最響亮的一個!
費城街頭,月亮等人上演急速飛奔
因為要等待紐約來的嘉賓,慶典開始的時間被迫推遲,再加上節目特別多,黃河的演出又被排在壓軸的位置,因此,月亮和陸宇等人臨時決定利用這段時間去廣場周圍的景點逛逛。但計劃趕不上變化,有幾個節目臨時取消,使得演出時間被縮短,黃河的節目也就順理成章地提前了。等黃河被通知在台前候場的時候,月亮他們還陶醉在優哉悠哉的遊覽當中。得到緊急通知的月亮等人發現此時此刻步行回獨立廣場時間根本不夠,隨即決定打「飛的」——Uber,或許能趕上。等他們一行人在馬路對面下車時,其他團員已經上台,前奏音樂已經響起,月亮等人便在音樂聲中來了個一路狂奔……台上的所有團員都以為他們肯定錯過了,但有演出為證,他們都在最后一刻出現在了舞台上!
管必紅——一位資深的海外護旗手
打開慶典活動節目單,一個名字讓人覺得有點眼熟。之後,聽當地一位華人老者介紹,想起來了,管必紅——當地僑界的一塊金字招牌。1998年9月27日,適逢新中國成立49周年,大費城華人工商聯合總會在費城獨立廣場第一次升起五星紅旗,據說,這也是美國東部地區升起的第一面中國國旗,當時的倡議人和執行者就是管必紅先生。
從那之後,在獨立廣場舉辦的國慶慶典就從來沒有間斷過,到今年已經堅持了21年,實在是太不容易了。而在華盛頓DC上空飄揚的中國國旗比費城整整晚了11年。不過,這也表明美國是個多麼包容的國家,我們能在這樣的國家生活絕對是一件幸事。
滿眼都是「聯合會」,還以為到了加州
在等待紐約嘉賓的間隙,筆者環顧四周,在現場發現了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在全場五彩繽紛的橫幅和旗海當中,有几個橫幅引起了筆者的注意:世界華人精英聯合會、世界華人網友會、大費城華人維權會、全球華人反邪教聯盟、世界孫中山基金會等等,名字大得嚇人,不留神,還以為自己身處加州。
現場鮮見西人,華人自己跟自己玩
儘管此次慶典規模很大,吸引了那麼多天南地北的華人參與,但現場鮮見美國人,也沒有受邀的政府官員出席。據筆者觀察,在長達三個多小時的活動當中,出現在現場的美國人寥寥無幾,即使有幾位也都是駐足片刻便離開,倒是有幾位印度人興致蠻高,基本上堅持到了最後。由此可見,儘管組織者花了足夠的精力和金錢,但更像是自己跟自己玩兒。難道是我們的形式過於民族化,還是活動內容不夠吸引人?偶然聽說南美人舉辦慶祝活動時,會在活動中有意識地加入美食品嘗、互動遊戲,以及戶外遊行等內容,引得美國人歡呼雀躍,效果不錯,我們幹嗎不試試?

圖為華盛頓黃河藝術團。

中為管必紅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