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紅偉在講述。
柳紅偉在講述。

本報訊

眾人期盼已久,原定於3月3日,在華府作協寫作工坊班,由柳紅偉老師講授的「編劇基礎理論和編劇基礎訓練」講座,因為大華府一場風雪預警,被戲劇性地推遲了七天。
3月10日,終於如願以償。早晨雖還飄了點零星小雨,但寒意已經退去,氣溫開始轉暖,已能感受到春天的氣息。走進工坊馬州洛城的教室,一眼就看到一位氣度不凡的女士坐在長方桌的一端,身穿藍色圓領毛衣,紅底透出若隱若現金色小圓點的馬甲,緊貼著脖子搭配了一條金色鑲嵌著幾顆紅色小珠的項鍊,顯得恰到好處。微捲的頭髮盤在腦後,留著齊眉劉海,戴著一副金絲眼鏡,很漂亮、知性也很大氣。
課前寫作班的成員們就了解到柳老師是山東人,是專業戲劇影視編劇、導演和演員。在上海戲劇學院、山東藝術學院、山東大學、省文聯作家班等學習戲劇影視編劇、導演。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以來一直從事文化藝術工作。至今,她已編寫多部大型戲劇作品,及眾多話劇、電視小品、廣播劇作品等,許多在省級、國家級刊物發表,並曾在省級及國家級比賽、演出中屢次獲獎。
「在當今中美兩國較為浮躁的大環境下,看到你們這樣熱愛戲劇文學藝術,大華府有許多熱愛話劇並為之努力奉獻的人,這讓我很感動,也很欽佩。我雖然從藝五十年,不是吹牛,一直在做,不敢稱神道仙,不是精,也是怪。今天來這,也是華山論劍,與大家切磋技藝。為這三節課,我挽起眼皮子準備了將近半年,空前的重視,前所未有的認真,女兒都忍不住譏諷我:柳教授,咱至於嗎?你們都是各自領域的精英,文無定法,大象無形。無論多麼高深,最終歸於一個簡單。縱然是一隻鷹,沒有天空,與雞無異。感謝華府作協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在大華府有了一片飛翔的天空。」說完,她給大家深深鞠了一躬。柳老師生動的開場白出乎大家意料,她感謝大家對話劇的熱愛,感謝大家在浮躁嘈雜中,堅守心靈的沉靜,沸騰文人的激情,以手中紙筆,為揚善治惡鼓與呼。令學員對她落落大方和謙遜知禮更是欽佩有佳。

編劇需具備的素養

柳老師言歸正傳,向衕學們提出第一個問題,「戲劇的概念是什麼?」「從象形漢字來剖析『戲』字,就是虛晃一槍,在後面耍大刀,家裡的事,同室操戈。」其次,「怎麼做編劇?怎麼寫劇本」「萬變不離其宗」。她談到從編寫話劇、小品著手,要掌握四大要素:演員、舞台、觀眾和故事。編劇就是要編寫和講述故事。她強調講故事的人一定要有一個境界,既有大我,又有小我。大我就是社會責任心,有理想,有文德,歷史使命感和家國情懷。小我就是個人的情緒、情感,表現我要寫的人物。「怎麼去結合,怎麼解決『有我』又『無我』的矛盾呢?」柳老師給出的答案是,不能用個人感情去揣摩大社會。作為編劇一定要具有大我眼界,境界和氣節。要控制把握那個進程,速度和進度,用聲音,形體和氣息來表現。要弘揚正能量,落在希望,不是絕望。不能過於沈浸自我,如滿是毀滅仇恨洩憤的作品,是沒有人願意去聽去看的。
首先,編劇要有一雙慧眼。生活中到處都是戲,到處都是戲劇化的語言,需要慧眼去發現素材。其次,就是要睿智去選材。柳老師通過自己作品舉例,把看到的和想到的,用激情去渲染出來。她喜歡選擇正劇,帶著希望和溫暖,從心裡想要向外說出的話,以自己的作品為例,結合兩個人物的原形,表達出「天行健,自強不息」的主題。最後,編劇一定要有豐富的想像力,如做白日夢。
事件、人物和矛盾,就是要設置形成事件,構思人物參與以及矛盾衝突和激化。要將事變成事件,就是「起」頭,通過人物關係把人物關係複雜化,把矛盾加劇,到「承」。做好起承,把握好戲劇進程的溫度。有別於詩歌的和小說的「兩利」,柳老師將編劇看作是「利他」,這個「他」的角色的構思,從起頭到高潮到收尾,用「虎頭豬肚和豹尾」形象生動展現出來,喜怒哀樂很多故事情節就會豐滿。情感宣洩有了適當度數,劇情就能有個反轉或扭轉,這樣「轉」「合」就會合情合理。
柳老師還將自己精心挑選的小品《老爸》給學員們做出分析點評,指出作品的精華亮點,給觀眾留下想像空間,從綜合審美角度出發,甚至也提到該作品結尾處的一個小敗筆。柳老師心直口快,說話詼諧,性格豪爽,講課極富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