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說唱《金鈴塔》。
上海說唱《金鈴塔》。

本報華盛頓訊

 

聽上海滬劇或聽越劇,仿佛有一種春燕呢噥、新鶯出谷的感覺。吳儂軟語說的就是自古以來春秋吳越一帶的方言特別好聽,即使是爭吵也像唱歌。那麼,2019年「上海春晚」以滬上方言為主的戲曲節目又有哪些呢?
今年「上海春晚」有彈唱《蝶戀花》,上海說唱《金鈴塔》,越劇《梁祝》,滬劇《燕燕做媒》。演唱者是一批資深票友,伴奏者也是一眾資深琴師。
《蝶戀花》演唱者有沈月亮、薛玉青、吳崇熙、沈惟君、王敏、許若慧、盛立;《蝶戀花》彈奏者有夏欣愛、焦耘、沈怡、梁亦鄧、楊紅、何心怡、楊慶官。上海說唱《金鈴塔》表演:張斌;伴奏:朱楚善、夏全興、楊慶官、夏欣愛、焦耘;越劇《梁祝》《十八相送》演唱者:王楠、龔留英。滬劇《燕燕做媒》演唱者:王亞亞,楊芸,伴奏:徐行、夏欣愛、楊慶官。
彈唱《蝶戀花》最早源自評彈,雖然評彈早就流行於蘇浙滬地區,但卻是這曲彈詞《蝶戀花》唱響了大江南北,讓世人領略了吳儂軟語的迷人魅力。彈詞《蝶戀花》來自毛澤東1957年創作的詞《蝶戀花·答李淑一》「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颺直上重霄九。問訊吳剛何所有,吳剛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廣袖,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忽報人間曾伏虎,淚飛頓作傾盆雨。」這首詞以濃烈的浪漫主義手法表達了真摯的情感,被譽為古今絕唱,只有現場聆聽,方能覓見這番藝朮的情調。
上海說唱的藝朮特點是靈活多變,或始終一曲,或用多種曲調,說唱相間,可一人說唱,亦可雙人或多人對唱。唱詞與生活息息相關,就像有一個人給你絮叨民間故事一樣親切自然、朗朗上口。經典的上海說唱《金鈴塔》唱到「桃花鈕頭紅,楊柳條兒青,不唱前朝評古事。唱只唱金陵寶塔一層又一層。金陵塔塔金里格陵,金陵寶塔第一層,一層寶塔有四只角,四只角上有金鈴,風吹金鈴旺旺響,雨打金鈴唧吟又唧吟。這座寶塔造的真偉大,全是古代勞動人民汗血結晶品啊。名勝古跡傳流到如今。……天上七顆星,樹上七只鷹,牆上七根釘,台上七盞燈,河里七塊冰。哦約,天上烏云遮沒天上七顆星,奧噓趕脫樹上七只鷹……」,這種原汁原味的滬上傳統文化,散發出濃郁的上海風情,對每一位老上海人來說,真是難得的桂花釀,聽一曲如飲甘醇。
越劇《梁祝》之《十八相送》是最為經典的片段,講的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學成后畢業道別時的情形。梁山伯送別祝英台歸故里,書院相距祝家有十八里地,梁山伯送了一里又一里,一直送到了祝家門口。他們之間真情相待,從衕窗發展為互相傾慕,但梁山伯卻不知道祝英台是女扮男裝,在「相送」過程中,兩人一唱一答,祝英台不斷暗示,梁兄卻純良不知,情節簡單,但唱詞卻十分有深意,耐人尋味,不愧為經典中的經典。多年來,一直是戲劇舞台上戲曲電影中不可多得的精品,深受上海鄉親喜愛。此番由王楠、龔留英演唱,越劇迷們又有福利可享了。
滬劇《燕燕做媒》也是一出經典滬劇選段,由當年茅善玉唱紅了南北大地,此次,由王亞亞、楊芸演唱,伴奏:徐行、夏欣愛、楊慶官。一曲經典將引人無限回味,回味中將滿是深深的懷念。
最新消息,深受粉絲喜愛的藍之琳獨舞,今年繼續登上「上海春晚」舞台,她將表演一曲蒙古舞《天邊》,以紀念前不久離開廣大歌迷朋友的蒙古族歌手布仁巴雅爾。另外,華盛頓晉玲舞蹈團還將表演生動活潑的《賣報歌》,讓人恍若穿越到了上海灘南京路。與此衕時,「上海人在華盛頓」微信群里,有几十位上海鄉親將參加春晚當晚的客串表演,他們會客串老上海風情中的各類人物,再現百樂門風釆和上海弄堂街景,穿街走巷的叫賣聲將帶給觀眾們身臨其境的弄堂生活氣息。
新年元旦期間,「上海春晚」已進行了全方位彩排,沒有主持人,全部依靠故事情節串起三大板塊的各個節目,環節流暢,整體效果突出。朱楚善導演辛勤耕耘的這份佳作正在浮出水面,上海衕鄉聯合會胡宏會長、何潔副會長親自抓排練細節的傾情付出,都將結出這份沉甸甸的碩果。
1月12日近在咫尺,目前搶票正處於關鍵時期,敬請期待最后一期預告,上海春晚籌備會給大家准備了多重驚喜,預祝大家2019年金豬滿福,諸事順利,紅運高照。

滬劇《燕燕做媒》。

 

《梁祝》之《十八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