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溫友平報道

2021年6月3日晚上6點至7點30分,波士頓市長候選人系列論壇第五場氣候環境專題論壇成功舉辦,六位市長候選人分別就氣候環境闡述了各自的觀點,分享了各自的願景和計劃,以解決波士頓城市中的種族性別和經濟不公正的問題。據介紹,這次波士頓市長系列論壇由波士頓華人前進會、新英格蘭正義聯盟、美國公民自由協會、波士頓教師工會大波士頓勞工顧問、馬薩諸塞州波士頓教育正義聯盟、亞太島民公民行動網絡等多個組織機構與波士頓市政府共同舉辦。
喬恩‧聖地亞哥(Jon Santiago)說:「要正確面對這環境氣候這一生存威脅,就意味著要將更廣泛的利益相關者組織起來,並找到解決氣候問題的全面解決方案。氣候正義等同於住房正義、經濟正義以及種族正義。氣候正義要專注氣候彈性、碳中和以及種族正義三件重要事情。最近我強烈主張並投票通過了波士頓2050年氣候路線圖,它是全國最全面和最進步的立法之一,它所做的三件事確實設定了一個目標,讓我們通過未來環境正義問題,它增加了我們對可再生能源的依賴。在我自己的社區,當涉及到環境問題時,通過與一些鄰居合作來阻止一些可能使用化石燃料基礎設施的開發。因此,我作為市長,正在使用化石燃料基礎設施的開發項目,致力於確保波士頓在氣候危機問題上處於領先地位。這意味著確保氣候正義能夠成為波士頓這一切發展的基礎。」
吳弭(Michelle Wu)說:「波士頓市長候選人論壇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旅程,它始終將正義的線索編織在一起。氣候正義是我們將要深入探討的主題之一,我們將要深入。我是作為長期服務的民選官員進入這個領域的人,在市政廳工作了十年,在波士頓市議會工作了八年,我們與社區聯盟一起努力推動立法。但最重要的是,我作為一個媽媽來到這個空間,一個每天都在思考這個世界的人,我的兩個六歲和三歲的男孩將從我們那里繼承的城市長大。我們今天是否正在竭盡全力為我們的孩子應得的城市和他們之後的孩子奠定基礎?在這場大流行期間,我們經歷了太多,尤其是在有色人種移民家庭已經在背負重擔。現在我們處在康復的某個時刻,不僅要為這些長期存在的深層挑戰提供解決方案,而且要到達我們夢想的城市,以實現我們對居民的轉型變革。在這一刻,我們有責任和資源交付。我很自豪能與社區並肩作戰,與居民站在一起,以解決每個空間所存在氣候正義和環境正義問題。」
約翰‧巴羅斯(John Barros)說:「波士頓城市已經經歷氣候變化的影響。但是我們長期以來一直在經歷環境正義的影響,這些影響的影響各不相同,其中一些社區中許多女性、老年人、低收入居民、有色人種、殘疾人、有特定健康狀況的居民是最脆弱的群體。在我的一生中,我已經看到這些差異在上演,我一直在努力確保我們可以解決這些差異。當我在 Roxbury 社區長大的時候,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城市的垃圾場一樣,仍然導致了社區居民們很高的的哮喘發病率,城市中垃圾轉運站與發病率最高的不是巧合。因此,我們必須以網絡名義組織一個社區,要主動打擊非法傾倒垃圾和清理空置和骯臟的土地。我們制定了一個全面的自下而上的振興計劃,然後我們與波士頓市合作採用了它。環保倡導者們看到了公園、綠色花園、都市農業的創建,並努力確保我們附近所有居民的空氣和水清潔,我們努力奮鬥。作為市長,我將繼續與社區合作、與鄰居合作、與整個城市合作。因為波士頓市的社區和居民應該得到健康,他們應該得到安全,這真的很重要。」
安德里亞‧坎貝爾(Andrea Campbell)說:「在過去六年裡,我一直有幸成為議會理事會成員,主要代表多切斯特、牙買加平原和羅森代爾,目標始終是確保經濟適用房提供服務,當然,我還專注解決氣候和環境問題、城市司法問題和城市教育問題等方面,一直專注於確保這些系統的透明與公平,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幸為在波士頓市服務的居民負責,我的整個生活都被這座偉大的城市所塑造。我是從學前班到12年級波士頓公立學校的產物,我去了普林斯頓大學,然後去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院,但最終回到家鄉開始了我的職業生涯。我尤其要代表年輕人來重點討論他們所遇到的包括氣候和環境不公正的等一些問題。我做這項工作的原因是因為失去了我一直在談論的雙胞胎兄弟安德烈。他得了一種叫做硬皮病的疾病,但坦率地說可能是因為環境條件而得的,並在監獄懲教部門的監護下去世,當時他只有29歲。」
Annissa Essaibi-George說:「波士頓正處於氣候緊急情況之中,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我們需要一位市長,不僅要為我們所有的居民創造更可持續的未來,還要確保工作扎根於我們的社區。作為市長,我將採取積極措施解決我們面臨的日常環境不公正問題,包括減輕空氣污染對生活在飛行路徑下的居民的影響。保護我們的沿海社區免受海平面上升和洪水的影響,改善公共交通以鼓勵乘客出行,減少排放,種植和投資我們的樹冠,以對抗熱島效應并減少哮喘。我將建立一個多元化的聯盟,並在合作伙伴關系中工作。這項工作必須與我們的社區攜手完成,尤其是我們的有色人種社區和低收入社區,他們的健康和安全面臨的風險最大,並且被排除在這些討論之外太久了,每個人都會有機會在我的政策和倡議的規劃和制定中發表意見,因為我們必須共同完成這項工作。這是我們能夠做出真正改變的唯一途徑。我相信,這可能是下一任市長必須有義務認真對待這一義務,為我們所有社區的未來而戰,作為你們的市長,我准備好這樣做。我期待今晚的討論、對話以及與社區成員就對他們最重要的問題進行對話,尤其是今晚,因為我們專注於氣候話題。」
金‧珍妮(Kim Janey )市長說:「我在波士頓市長大,我從小就目睹了在我的社區造成的破壞,因為計劃將高速公路直接穿過黑人和棕色社區的中心。我還看到了快速交通的通道。作為一個年輕的成年人,高架橙線的形式遠離了有色人種社區。這些是環境正義問題、種族正義問題,也是經濟正義問題。我們都明白,我們社區中的許多健康問題,當然是由我們社區中的 covid-19 加劇的,這是幾代環境不公正造成的結果,是對有色人種貧困社區造成的,我們經常首當其衝。面對哮喘慢性發生率很高的健康狀況,作為市長,我現在正在積極戰鬥,在爭取更多綠色空間、爭取更好的公共交通、拯救樹木的鬥爭方面,一直保持在理事會中處於領先地位。為確保我們繼續解決這些問題,無論是食物沙漠還是島嶼空氣污染,現在波士頓市肯定會申請社區清潔空氣補助計劃,鼓勵人們申請高達50,000美元的贈款,我們將繼續投資繼續戰鬥,無論是站在東波士頓社區反對變電站還是解決其他環境問題方面,我作為市長都會繼續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