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工人成立工會上,波士頓市工會官員聲援酒店工人。華人前進會供圖
在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工人成立工會上,波士頓市工會官員聲援酒店工人。華人前進會供圖

本報記者溫友平報道

記者從波士頓華人前進會獲悉,自Covid-19於2020年3月開始大流行以來,波士頓的酒店業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危機,入住率下降到創紀錄的低水平。波士頓的酒店業是美國大城市之間表現第二最差生意,僅次於紐約市的酒店業。隨著酒店關閉運營,成千上萬的酒店工人申請了失業救濟。

華人前進會指出,盡管酒店業處於疫情危機之中,但是其中有一個突出問題值得關注,這就是,酒店員工不知道自己被裁員要持續多久,尤其是在馬薩諸塞州已經結束大流行業務限制之際,許多酒店工作人員仍未能重返工作崗位。對此,社區及其工會組織將起到保障失業工人權益的重要作用。
據華人前進會介紹,有工會組織的旅館工人就能憑藉工會合同提供的工作保障,諸如30個月的工作回聘保護、保證年資權利、擴大健康保險金以及禁止將工作分包給外部公司。但在非工會的酒店中,員工卻無法享受這些保護。如此,酒店業的僱主就會利用這次大流行病的機會來降低員工開支,永久性地解雇工齡長的員工,還分包外判酒店的服務。
據了解,在2020年5月,四季酒店解僱了200多名員工,通過修改遣散政策大量減少了遣散費。在26號工會的協助下,員工表達了他們的不公正待遇,並很快獲得了所有媒體以及包括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和參議員埃德·馬基在內的眾多知名客戶、商業領袖和政治人物支持及新聞媒體的正面報道。當社會和公眾對四季酒店員工的待遇表示同情與強烈不滿之後,四季酒店被迫同意支付正確的遣散費並提供書面保證來重新僱用被解僱的員工。
九零酒店的僱主還試圖利用這一流行病解僱59名員工,並將餐館部門完全分包外判出去。由於九零酒店是有工會組織的,因此酒店僱主的行為違反了工會合同。工會起訴酒店方的違約行為。九零酒店的工人迅速獲得了公眾的支持,包括聯邦國會議員阿仁娜·普斯利(Ayanna Pressley)。波士頓市長金·珍妮(Kim Janey)邀請酒店工人到她的辦公室陳述他們所遭遇的不公正對待。一個月後,九零酒店改變了立場,決定尊重工會合同,重新回僱了所有59名員工,撤回了將餐廳轉包的錯誤提議,並保證了30個月的回僱權益。
華人前進會指出,因為沒有工會導致損害員工權利的極端例子還發生在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據介紹,該酒店於2020年9月解僱了230名員工,然後將其餐飲部門轉包給了外判公司。就像四季酒店的例子,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在準備解僱員工三天前故意地修改了政策,目的是減少大半僱主應該付出的遣散費用。2020年11月,員工決定公開了他們的情況,並立即引起了新英格蘭當地所有報紙、電視頻道和廣播電台等媒體的廣泛關注和報道。公眾迅速對酒店的行為進行了譴責,政治家、商界領袖和社區領袖立即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支持被解僱工人合理的要求。波士頓社區告知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的僱主,他們將拒絕光顧該酒店,直到該酒店支付了正確的遣散費並重新僱用了所有員工為止。
2020年11月18日,波士頓市議會一致通過了一項決議:「波士頓市議會呼籲萬豪科普利(Copley)就其工人進行公平的遣散和召回權進行談判。」
頗具影響力的報紙專欄作家梁雪莉(Shirley Leung)在2020年11月23日在波士頓環球報上專欄呼籲,號召社會各界及企業重新考慮是否抵制在萬豪科普利酒店舉行活動:萬豪科普利(Copley),您也該為虐待員工而付出代價。
New England Council是一個主要組織,原定於2020年10月在Copley萬豪酒店舉行其1,700名與會者的年度晚宴,但由於大流行而被取消。關於該集團將來是否會返回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New England Council理事會主席吉姆·布雷特說,我們將研究他們如何對待員工,特別是在個流感期間。這將是我們在做出決定時考慮的一個因素。
達斯蒂·羅德斯(Dusty Rhodes)是活動策劃公司Conventures的總裁,她於2019年在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組織了八項活動,每次活動都有1,000多名與會者。她說,她建議客戶在回到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之前需要仔細考慮。「我對那些員工表示同情。我非常支持他們應該得到公平的遣散金和恢復工作的權利。」
據了解,在引起了社區的強烈關注援助同時,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被解僱的員工很快得到了波士頓市和馬薩諸塞州的重要政客的支持和鼓勵:聯邦參議員愛德華·馬基(Ed Markey)說,酒店管理層在沒有適當遣散費或福利的情況下處理這些裁員是可恥的。
聯邦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說,我與萬豪科普利(Copley)工人保持一致。萬豪科普利(Copley)應該為去年秋天解僱的數百名苦苦掙扎的工人做正確的事,並提供公平的遣散費和恢復工作的道路。
馬薩諸塞州總檢察長莫拉·希利(Maura Healey)說,我與萬豪科普利(Copley)工人一道,當我們重新開放經濟時,我們需要將受大流行影響最大的工人集中在合理的工資和恢復工作上。
波士頓市議員兼波士頓市長候選人安尼莎·埃賽比·喬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說,我與波士頓科普利(Copley)萬豪酒店的工人站在一起。隨著波士頓恢復營業,我們必須確保我們正在支持不遣散員工的公司。
波士頓市議員兼波士頓市市長候選人吳弭(Michelle Wu)說,與萬豪科普利(Copley)萬豪酒店的員工保持團結。我鼓勵所有波士頓人將業務轉移到其他地方,直到酒店以尊重的態度對待這些員工為止。
波士頓市長候選人和州議員喬恩·聖地亞哥(Jon Santiago)說,我堅決支持為恢復萬豪酒店的工作而奮鬥的男女。這與尊嚴和工人權利有關。我支持抵制行動,直到這些工人能恢覆工作為止。
除了政治領導人之外,波士頓社區的成員還對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對被解僱的僱員的不公正待遇表示不滿。有500多人寫信給Marriott Copley總經理表示,除非酒店協議被解僱的僱員有恢復工作權利並支付正確的遣散費,否則他們將不會繼續光顧萬豪酒店。
華人前進會介紹說,波士頓擁有悠久的強大工會組織和強大的社區支持工會歷史。Stop and Shop超市在2019年發生罷工時,社區立即動員起來抵制從Stop and Shop超市商店購買產品,直到工人成功贏得需求為止。現在在大流行期間,波士頓社區可以看到萬豪科普利((Copley)酒店與其他酒店之間的區別,像是沒有工會但沒有解僱任何員工的長碼頭(Long Wharf)萬豪酒店。對科普利(Copley)萬豪酒店不滿意,並在拒絕光顧該酒店的決定中保持統一。
工會是一個什麽樣組織?據華人前進會介紹,工會是由勞工發起,透過法定程序投票而組成工會,工會是把工人團結起來,爭取自身工作權益。以集體的力量解決勞資爭議,通過集體談判,工人代表與僱主就薪金褔利,工作條件等而簽定具法律效力的工會合約,爭取改善工作環境和福利。
有工會與沒有工會有何區別?華人前進會指出,在疫情及經濟不景氣下,這個區別就更顯而易見,很簡單一個事例:有工會組織的都市護理工人在這疫情下,每月的網上會議、工人代表和管理層協調工作的預防措施、要求足夠的防疫工具、疫情額外補償等均充分聽取了工人的聲音,盡顯人性化的處理方式。但沒有工會的護理公司,為要強迫員工復工,不單強迫工人在危險的工作環境下,搭乘多種交通工具前往工作地點,更強迫工人每周工作比疫情前還要多,如果不接工作,逼令工人簽自願離職信。
華人前進會對此強調,試問疫情下,在防疫工具不足下工作,防疫措施又要特別小心,何解管理層沒有擔心過一線工人很容易受感染的嗎?而且做護理行業大部分工人都是上了年紀的工人,她們的生命就不重要嗎?工人是為公司賺錢的,何解老闆要這樣對待?就是因為沒有工人的聲音。
華人前進會強烈呼籲說,工會就是代表工人的聲音。華人前進會明確指出,現在生活壓力越來越大,屋租又貴,生活指數上升,百物均貴,很多工人階層擔心一旦失業,一家人就可能被逼流離失所。所以很多時候,面對老闆的無理要求也要都默默承受。更何況加上疫情下,工人承受的壓力更是百上加斤。如果工作場所有工會,工人有多些保障,工人受到尊重和有尊嚴的工作,這也是為何要加入工會的因素。因為沒有工會,工作沒有保障等於老闆隨時隨地更改公司的政策及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