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溫友平報道

馬薩諸塞州(麻州)總檢察長毛拉·希利(Maura Healey)於5月6日對美國藥品營銷行業的重要參與者公共健康有限責任公司(Publicis Health, LLC)提起訴訟,稱其設計和部署了不公平和欺騙性的營銷方案,以幫助普渡制藥公司(Purdue Pharma)向包括馬薩諸塞州在內的全國範圍出售更多的奧施康定(OxyContin)。
在5月6日向薩福克高等法院提起的訴訟中,麻州總檢察長希利聲稱,2010年至2019年,全球廣告集團公共集團(Publicis Groupe)的子公司Publicis與普渡大學合作,簽訂了數十份合同,收取了超過5,000萬美元,以換取營銷計劃,讓醫生在更長的時間內給更多的患者開高劑量的普渡阿片類藥物。
希利表示,阿片類藥物危機的責任遍及整個行業,從普渡大學(Purdue)和薩克勒(Sacklers)到麥肯錫(McKinsey)和公共公司(Publicis)等顧問和合作夥伴。由於阿片類藥物的肆虐,Publicis說服醫生向更多患者開出更多的OxyContin處方。結果,馬薩諸塞州的患者遭受了服藥過量並死亡,而公共公司(Publicis)則收取了數千萬美元。
該公司的投訴稱,在與普渡大學(Purdue)長達十年的合作關係中,Publicis採取了各種不公平和欺騙性的策略,這些策略影響了OxyContin在包括馬薩諸塞州在內的全國處方。這些策略包括:制定營銷策略,以消除開處方者對開處方OxyContin的猶豫,包括用於培訓和協助Purdue銷售代表詳細介紹醫生的材料;撰寫並協助向處方者發送了數千封不公平和欺騙性的電子郵件,包括旨在使醫生將更多患者從低劑量、短效阿片類藥物轉換為OxyContin的消息,並增加了現有患者在藥物上的劑量和持續時間,而無視風險增加;制定策略以應對2016年CDC慢性阿片類藥物處方指南並維持OxyContin處方水平;告訴普渡大學如何針對最危險的高級處方藥;和通過在患者的電子病歷(包括處方藥)中放置有關OxyContin的廣告,幫助Purdue增加了OxyContin的患者數量。
Publicis還與Purdue的內部營銷團隊合作,通過創建患者短片來「人性化」OxyContin品牌,以使醫生認識到可以開始使用OxyContin的患者。Publicis開發了一個針對40歲的患者的小插圖「詹姆斯」,以年輕的人群為目標。Publicis設計的「詹姆斯」患者示例在短短三周內就將其劑量從10毫克增加到15毫克,再增加到20毫克。Publicis制定了營銷計劃,以通過處方醫生等普渡公司的銷售代表拜訪,將像詹姆斯這樣的病人的短片帶給處方者。
Publicis以包括羅塞塔(Rosetta)和剃刀魚健康(Razorfish Health)在內的幾種商標進行了投訴中聲稱的不當行為。
5月6日的訴訟是希利為對抗阿片類藥物流行而採取的最新行動,並對造成和加劇危機的責任者追究責任。自上任以來,希利一直通過採取包括執法、政策、預防和教育工作在內的多學科方法來優先應對阿片類藥物的流行。
今年2月,希利與53名檢察長聯合牽頭以5.73億美元和解,就麥肯錫公司同樣建議普渡如何針對醫生「渦輪增壓」OxyContin銷售的指控提出了和解。2018年6月,希利成為第一位起訴Sackler家族成員的州檢察長,理由是他們在制造阿片類藥物危機中发揮了作用。
此事由助理檢察長詹妮·沃耶沃達(Jenny Wojewoda)、桑迪·亞歷山大(Sandy Alexander)和高級執法律師吉莉安·費納(Elian Marks)、衛生保健部門負責人埃里克·金(Eric Gold),以及AG衛生保健和公平競爭局律師助理Philipp Nowak和Indira Rao共同正在處理,AG民事調查部高級調查員Marlee Greer進行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