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Wellesley鎮一間小型博物館門外柵欄上間隔裝飾著土著人的箭和西方十字架,它們代表著土著人民和西方人之間的友誼。受訪者供圖
位於Wellesley鎮一間小型博物館門外柵欄上間隔裝飾著土著人的箭和西方十字架,它們代表著土著人民和西方人之間的友誼。受訪者供圖

本報記者溫友平報道

在波士頓亞美聯誼會董事長黃野律師於4月5日晚上,在威爾斯利(Wellesley)舉辦的將該鎮「哥倫布日」改名為「土著人民日」聽證會上表示反對意見後的次日,即4月6日,他就收到了從意大利裔盟友轉來的一份36頁內容的主要美國意大利裔組織對費城市長將「哥倫布日」改為「土著人民日」的起訴狀,並被要求從法律的角度給予指導。據了解,黃野律師積極參與反對更改哥倫布日提議的意見贏得了當地華裔社區及其盟友的讚賞,並且引起了當地社區各個族裔更加廣泛的關注。

據相關的一份對外新聞發布稿內容稱,2021年4月6日,賓夕法尼亞州東區美國地區法院已根據聯邦民權訴訟對費城市及其市長詹姆斯·肯尼提起訴訟。原告是意大利主要美國組織的主席聯席會議和費城議員馬克.斯奎拉。
該新聞稿介紹了該項訴訟原因:2021年1月27日,肯尼市長根據第2-21號行政命令單方面取消了費城的「哥倫布日」作為假日,代之以「土著人民日」。沒有通知費城政府有權確定假日的其他部門,沒有徵求或允許公眾的意見,也沒有尊重州法(44 P.S節32)宣布「哥倫布日」為全州官方假日,這一切都違反了《費城地方自治憲章》。更重要的是,肯尼市長的行政命令是費城對意大利裔美國人社區長期歧視的最新一項(包括里佐雕像半夜被推翻,馬可尼廣場的哥倫布雕像被炸毀),違反了美國憲法關於「平等保護」免受政府歧視的保證。
新聞稿稱,意大利裔美國人組織會議主席巴茲爾·魯索(由全國46個主要意大利裔美國人組織的主席組成)說,我們作為意大利裔美國人認為,每個族裔群體都應該有機會慶祝其遺產和歷史成就。我們還認為,允許一個族裔群體(土著人民)這樣做,但同時剝奪另一個民族慶祝其遺產的權利(意大利裔美國人),違反了美國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正如肯尼市長選擇的那樣。這一訴訟得到了全國主要的意大利裔美國人組織的支持,旨在保證所有族裔群體有機會本著相互尊重的精神慶祝其個人和獨特的遺產和歷史成就。
新聞稿還進一步提到,該組織的議員Mark F. Squilla補充說,在得知哥倫布日假期被改變後,我立即聯繫肯尼市長,了解他的決策過程,但從未得到答覆。作為一個移民城市,我們需要慶祝所有種族以及他們對費城和我們國家的貢獻。我感到失望的是肯尼市長未經任何程序取消了一個慶祝意大利裔美國人遺產的節日。土著人民應得有一個日子來慶祝他們的文化和對城市和國家的貢獻。然而,這種改變在兩個移民群體之間造成了緊張關係,而不是促進包容性和全市範圍的改革,這些改革應該服務我們所有不同的社區,鼓勵團結,而不是分裂。
記者了解到,黃野律師在認真研讀了長達36頁的訴訟內容後,認為這份申訴書起草得很好。並且他還與韋爾斯利鎮將「哥倫布日」改為「土著人民日」的行動做了一番對比。
黃野律師分析說,相對而言,被告市長是一個更容易挫敗的目標。比如韋爾斯利鎮委員會,他們花了近三年的時間來討論此事,徵求公眾意見,甚至舉行韋爾斯利居民公眾投票,在作出決定前,舉行另一個聽證會。令人費解的是費城市長的行為是單方面的,沒有遵循應有的立法程序,這將進一步加強原告的勝訴的可能性。
不過,黃野律師也坦誠地指出,市長的行為是否違反了州法和聯邦法,這是我不熟悉的一個問題,但看起來我們一定會從這個案件的訴訟中學習到相關的法律。如果憲法平等權益保護指控成功,意大利裔美國人社區應考慮評估不同州的不同被告目標,並提出類似的訴訟。我個人認為憲法平等權益保護指控是最強有力的訴訟點。
作為一名華裔美國人,黃野律師首先是代表波士頓亞美聯誼會和當地居民積極參與了當地的公眾聽證會,表達了對意大利美國人盟友的支持和發表了自己對於這件事情的真實聲音,其次就是作為法律專業人士,從法律的層面對於意大利美國人組織起訴費城市長的訴訟作出法律專業的點評。這兩件事雖然發生在不同的地域,但是事件本質是一致的。黃野律師自然也就對於此事件具有更為廣泛深入的關注和探討。正由於此,黃野律師對於此事在公眾聽證會的發言觀點在經過本報的獨家新聞報道後,卻引起了華裔社區乃至其他非亞裔社區的對於此事的更大關注和反響。
華裔社區居民對於Wellesley鎮的公眾聽證會及其黃野律師的聽證會發言均表達了不同的觀點。縱觀這些觀點,大部分讀者認為黃野律師的發言和觀點有理有據有情!能夠在公眾聽證會說出來不容易!應該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並認為這個就是民主主義社會(Everyone has right to speak out and fight for their right)!
對於黃野律師的觀點,有Wellesley鎮華協成員還詢問是否需要協助對此進行推廣宣傳和聲援。其中一位Wellesley鎮華協居民說,我聆聽了威爾斯利鎮關於將哥倫布日改名為土著人民日的公眾聽證會,其間黃律師以他和兒子的個人經歷以及嚴謹的邏輯發表了反對更改哥倫布日的提議的意見。作為華人社區的一份子,我很欣賞黃律師能夠站出來為同為少數族裔的其他社區爭取權益。他的發聲不僅是不做「啞裔」的身體力行,而且是拓展華裔社區與其他社區關聯互助的榜樣。
「大家出去投票才是決定性的硬道理。」是黃野律師參與這次公眾聽證會的最為深刻的體會。對此,有華裔社區居民認為,「華人雖然有投票權的人不多,但block vote在類似這種有爭議的問題上是會有很大作用的。」
不過,也有眾多拉美民眾認為,哥倫布被歐美國家奉為發現新大陸英雄,卻是拉美災難之源,因此紛紛要求為「哥倫布日」換個名字。委內瑞拉總統烏戈.查韋斯2002年10月下令,把這一節日改名為「土著人民抵抗日」。查韋斯曾說,哥倫布的地理發現帶給拉美土著印第安人長達150年的「種族屠殺」,「哥倫布是人類歷史上最大侵略與種族滅絕先鋒」。
還有一些居民認為,或許Wellesley鎮覺得,改為「土著人民日」是在引導下一代走向和平,不希望戰爭和侵略。
對於黃野律師在聽證會上所介紹的土著人歷史博物館及其文化的介紹,有相當一部分的華裔社區居民認為黃野律師對於美國土著人的歷史做了一次很好的科普。據介紹,該小博物館就是在South Natick和Wellesley接壤的納迪克歷史學會(Natick historical Society),位於培根自由圖書館下層。裡面有約翰艾略特和印第安祈禱者的檔案和展覽、自然歷史收藏、殖民時期的生活、早期共和國和工業革命,以及著名的納蒂克公民的紀念品等等。
記者還了解到,在這次公眾聽眾會上,有兩位非亞裔居民十分感謝黃野律師的參與,其中更有在聽證會上認識的Wellesley鎮委員會成員和Unite Wellesley機構成員,都積極主動地聯繫黃野律師,希望他能參與到鎮里裡面其他有爭議的問題的討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