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溫友平波士頓報道

1月22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分子結構實驗室(Laboratory of Molecular Architecture)首席研究員(Head)張曙光向科學網提供了一份當天致饒毅教授的信件,就後者21日晚在其個人公號「饒議科學」上「正式舉報林-裴(1999)論文涉嫌學術不端」一文發表看法。張曙光在信中說:「我認為您的指責完全沒有道理,您必須真誠地向裴鋼博士及其同事道歉。」
張曙光在信件中重點介紹了自己近年來在麻省理工學院所取得的研究成果,以支持裴鋼博士的科學研究成果,並以此指出饒毅對於裴鋼的指控「竟然可以在完全不閱讀文獻的情況下提出了如此嚴重的指控。」
對於張曙光信件中所列舉的最新研究成果,本報曾經於2020年11月2日以《MIT華人科學家張曙光意外發現假基因是功能性基因》為題作了報道。報道中,張曙光說,非全長但有功能的CXCR4和CCR5的發現提出了許多問題,例如生物體中可以存在的最小的功能性受體是什麽,以及是否在所有基因組中都有專門編碼非全長受體的DNA序列。他還認為,「假基因」是截短的基因,它極有可能行駛特殊的生理功能。
瑞典查爾默斯理工大學物理化學系主席BengtNordén教授認為,張曙光及其團隊功能性截短受體的意外發現重新引入了有關截短基因的重新審視問題。2018年諾貝爾獎獲得者Sir Greg教授評價說,它可能代表著一種普遍存在調控模式,認為這種通過張曙光的QTY人工設計實現蛋白質水溶化的方法在生物技術中是非常有用的。劍橋大學的Tom Blundell教授一直從事分枝桿菌的研究,在細菌中發現了大量的假基因,他認為這個發現極其重要,與他們的微生物假基因研究不謀而合。
其實,在當時向記者介紹這項科研成果時,張曙光就明確表示,他的研究成果直接支持了裴鋼博士早在1999年的一篇科學論文成果。
當饒毅於1月21日再次正式舉報裴鋼1999年論文涉嫌學術不端時,張曙光隨即發表致饒毅公開信。以下為科學網所刊發的張曙光致饒毅信件全文:
「我對您針對裴鋼博士及其同事1999年在PNAS上發表的論文提出指控卻沒有認真閱讀相關科學文獻感到非常震驚。作為一名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和哈佛大學受過正規科研訓練的科學家,您的指控不僅是錯誤的,而且也沒有對進行指控的動機進行解釋或證明。
為了支持裴鋼博士的科學科研成果,請您參考近幾年我在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成果工作。我們的研究結果已經以『Non-full-length Water-Soluble CXCR4QTY and CCR5QTY Chemokine Receptors: Implication for Overlooked Truncated but Functional Membrane Receptors』為題,2020年報道發表在Cell子刊iScience(Cell Press)上。我們的論文不僅證實了淩堃等人1999年報道在PNAS上的『Five-transmembrane domains appear sufficient for a 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 Functional five-transmembrane domain chemokine receptors』工作中報告的結果,也明確地表明,只有2個或3個跨膜片段的CXCR4和CCR5突變體能夠顯示出配體結合活性、能夠定位到細胞質膜上、並能夠進行細胞信號轉導。我們的數據以及其他人研究組的工作都直接支持了淩堃等人在其1999年PNAS論文中的結論。實際上,我們的研究工作完全是從迥異的研究角度對相同的蛋白質進行的。
看來您也沒有關注到Helen Wise博士的綜述論文,『G蛋白偶聯受體的高度截短的剪接變體所起的作用』。J. Mol. Signal., 7, 13(2012)。在這篇綜述文章中,Wise博士列出了許多此類截短但具有功能正常的受體。令人驚訝的是,您竟然可以在完全不閱讀文獻的情況下提出了如此嚴重的指控。
您在不熟悉相關科學文獻的情況下提出的指控,在科學和倫理上都是完全不負責任的。作為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和哈佛大學受過訓練的科學家、華盛頓大學和西北大學的教授,您理應知道,任何指控都必須基於有效的科學證據。您魯莽的指控,對於被指控者,尤其是年輕科學家的科學聲譽和科研生涯造成極大損害。
我認為您的指責完全沒有道理,您必須真誠地向裴鋼博士及其同事道歉。
有據可查的科研不當行為嚴重損害了中國的科學聲譽和世界地位,但是,所有指控和指控都必須基於事實。我全力支持在中國各個層面將學生和院士的科研不當行為斬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