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在公園、學校附近安置測速攝像頭, 原意是「為了民眾的安全」,但被批評為「榨取駕駛者的手段」。
芝加哥在公園、學校附近安置測速攝像頭, 原意是「為了民眾的安全」,但被批評為「榨取駕駛者的手段」。

本報芝加哥訊

   2018年,當56歲的羅麗萊德福特( Lori Lightfoot)曾任律師與聯邦檢察官,並當過監督芝加哥警局的9人委員會主席。首次競選公職的她主打改革口號,期望改變芝加哥僵化腐敗的政壇風氣。當時羅麗萊德福特作為一匹冷門馬與其餘的14名芝市長候選人競選期間,她的口號是「給芝加哥帶來光芒」。她競選的口號是承諾改革芝市的罰款和收費計劃,她聲稱是執政者關注於創造收入,並非為了民眾的安全。並且罰款是不成比例的落在有色人種的區域。

但是,在上任一年半之後,萊德福特市長竟然就出爾反爾,27日她為她計劃開始給超速行駛超過6英里的司機開罰款,同時也為她的計劃辯護。市長稱是「確保社區公共安全問題」,她也反駁了批評者認為此項提案是「搶錢行為、會傷害低收入的芝加哥駕駛人」。

市長表示在2020年芝市出現了加倍的有關超速的交通事故與死亡。但依據芝加哥論壇報對公開的城市車禍數據進行了審查,結果顯示2019年前9個月共發生了 車禍事故88757起,2020年同期只有69480起,實際上是下降了。

但是,市官員表示,到2020年9月,公路上死亡人數增加了100人,2019年是72人,而2020年因居家避疫令交通量大大的減少。他們表示城市攝像頭記錄到司機超速的速度比去年快了每小時2英里,這表明人們的駕駛速度越來越快,造成的車禍也越來越嚴重。不過,目前還不清楚有多少是超速駕駛造成的。《論壇報》分析了網上提供的城市交通事故報告數據,並對2020年和2019年前9個月進行了比較。分析發現特別歸咎於人們魯莽駕駛、超速行駛、超速行駛、超速行駛導致的致命車禍數量增加。審查結果也顯示上述任何一個因素導致嚴重車禍的同比下降了20%, 即2019年的356起下降至2020年的286起。

市議會成員對市長的計劃提出批評。在星期一的預算聽證會上,北區49區的區長阿爾德(Maria Hadden)認為政府應該追查湖濱快道( Lakeshore Drive)上的超速駕駛者,而不是給在附近學校和公園附近開車的人開罰單。阿爾德指出駕駛人一般把車速規定是每小時40英里的湖濱快道飛馳到70英里。

芝加哥就業委員會(Chicago Jobs Council)的政策和宣傳主管瑪麗卡斯塔爾迪(Mari Castaldi)對萊特福特的公共安全論調並不信服。卡斯塔爾迪指出,如果駕車者有5張或更多的自動攝像罰單,他們可以被吊銷駕照,卡斯塔爾迪說如果這項政策的執行是為了安全,超速攝像頭罰單的執行機制是針對違法行為者,而不是付不起罰單的窮人。

目前還不清楚市長是否會執行此計劃,但芝市希望大幅增加罰款和收費來平衡預算。根據上周市長公布2021年財政預算時,預計2021年將從罰款中獲得3.815億美元。比2020財政預算超出3800萬美元。市府預算發言人指出,大幅上調的原因是強制性的對於違規停車、雙停車和阻塞卸貨地段等發出罰單。

目前,萊德福特市長的提議是駕駛者第一次被拍到超速行駛超速每小時6至9英里的,會先得到警告,第二次將收到35元的罰單。

芝加哥共有88個測速攝像頭,72個在公園附近,16個在學校附近。市議會當時通過在學校及公園周邊1/8英里以內的範圍才安裝超速監控攝像頭,上限總數不超過300個。

伊州法令規定,在校區時速限制區域(school zone)駕車,相關的「校區時速限制」,必須在有學童出現在可視範圍內的情況下才會生效。因此,從技術角度講,超速攝像頭需要自動拍下超速行駛的證據、 超速者的車牌,同時,還必須拍到周圍300英尺以內有學童出現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