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市的房屋平均一年的地產稅高達12000元。梁敏育攝
芝市的房屋平均一年的地產稅高達12000元。梁敏育攝

本報記者梁敏育芝加哥報道

近年來,美國人口普查局的統計數據顯示,大芝加哥地區的總人口逐年在遞減、每年平均搬離芝加哥的市民約有6萬名,因此大芝加哥地區除了庫克郡,周邊郊區郡縣外,還包括了威斯康辛東南部、印第安那州西北部的部分區域,連續四年人口逐漸減少,如今總人口已經跌破950萬人。
人口減少的原因包括了死亡、搬家、退休、轉業、低生育率等,但依據芝加哥論壇報近年對外遷民眾作了調查,發覺他們搬走的原因大多數是認為芝市各項稅務高的驚人! 此外,政府腐敗、搶劫犯罪案猖獗、通勤時間長、生活成本高等等原因。據庫克郡財政局的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在過去20年,庫克郡每年徵收的地產稅總額增長率是通貨膨脹的3倍,總稅收入增加了99%,而地區生活成本只是上升了36%。
庫克郡財務長瑪利亞帕帕斯(Maria Pappas)在一份報告中指出,芝加哥市的整體房產稅上漲了115%。帕帕斯聲稱在她的辦公室充斥著無法繳納稅款的業主。特別在新冠狀疫情爆發,民眾都盡量在削減開支,但房地產稅單卻節節上升。 更令不少業主憤怒的是政府允許租戶可以「不必交租可以住下來的權利」,而業主卻沒有得到任何「不必交地產稅或貸款機構免付房貸的優惠」。更令市民為難的是芝加哥市長萊德福特剛公佈由於芝市2021年財政預算缺口8億美元,因此要增漲地產稅9400萬美元來彌補破洞,亦即意味著將由無辜的業主來買單。
庫克郡財務長帕帕斯也曾制定了研究報告的網頁,讓庫克郡的業主可以上網查看整體稅收和支出的情況。報告中顯示從2000年到2019年,具體房地稅價格的上漲幅度差別很大,這項研究還記錄了地區發展趨勢,顯示了城市各行政區、個別郊區和學區的增長模式。政府預算監督組織公民聯合會主席勞倫斯·姆薩爾(Laurence Msall)對帕帕斯的這項研究表示贊賞。他表示 此確實表明了芝市的公立教育體系、地方政府對房產稅高度的依賴。
庫克郡財務處的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展示房產稅的增長超乎通貨膨脹。研究顯示,20年間在稅收增長近100%,而平均工資增長了57%。芝市的住宅稅增長了164%,而商業地產的稅收增長相對溫和,為81%。因此,目前該市近70億元的城市房產稅負擔中,略多於半數由房主承擔。在庫克郡郊區,住宅費用上漲了116%,相比之下,商業地產的價格上漲了57%。86億美元的郊區房產稅大部分還是由房主承擔的。
根據數據,2000年至2019年之間, 庫克郡有十個區別其地產稅是增長最厲害的。其中還包括了眾多亞裔居住的第3區,11區、25區、42區、47區等。例如第3區,即目前最火紅的「南環」(South Loop),地產稅在20年間漲了863%, 42區即湖邊公寓住宅區,漲了484%,25區包括了唐人街一帶,地稅漲了478%,11區橋港區近20年地產稅漲了320%, 靠近北華埠的47區,地產稅增長了230%。第三區的商業稅在20年間也增長了431%。
一位居住在25區的長期業主陳先生對本報記者說,他翻看了多年來的地產稅的資料,在1992年他每年繳付的地產稅只有 $2490,但到了2019年,他要繳付地產稅 $12695,代表著芝市的房地產稅翻了五倍多。如今他已是銀髮退休族,依賴區區的退休金過日子,生活真的不容易了。
伊州的房產稅是全美最高的,因為房產稅仍然是學校資金的主要來源。州府賦予地方政府制定房產稅的權力。房產稅大部分資金用於學校,但村莊、縣城、公園區、圖書館等許多的地方政府機構也依賴地產稅。
芝市前市長伊曼紐(Rahm Emanuel)提高了房產稅,以支付芝市工作人員的養老金基金。記錄顯示,在過去五年內,芝市的財產稅從不足10億美元增加到近17億美元。此外,庫克郡郊區在許多情況下也在努力應對聯邦和州政府資金減少、流行病導致的收入損失、養老金系統資金不足和成本上升等問題。
伊利諾伊州近年來雖然也增撥教育經費,但依然無法提供顯著的地產稅減免。州長普克瑞茲一直提倡將伊州的個人所得稅單一法,改為個人所得稅為累進稅制度,意即年收入在25萬美元以上的納稅人多交稅,此項改憲法的公投將在11月3日美國選舉日由伊州的選民表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