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衆多國際學生的波士頓大學部分課程恢復課堂教學。來自臉書
有衆多國際學生的波士頓大學部分課程恢復課堂教學。來自臉書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美國聯邦國土安全部(DHS)近日提出一份針對國際學生、交流訪問者及外國記者所持非移民簽證規定的修改意見,建議對持上述簽證類型的人員在美逗留時間設置固定期限。

這一「意見」將在徵求公眾看法、進行修改後形成最終規定。這個新規定將對波士頓地區衆多的國際學生,特別是攻讀博士學位者產生巨大的影響。

國土安全部的建議稱,應該參考以學業或訪問項目截止日期,來確定持F或J簽證入境的非移民在美逗留期限,最長不得超過4年。而波士頓地區衆多知名院校的博士課程和博士後研究根本不可能在4年之內完成,而國際學生數量在很多專業都超過研究生總數的50%。

一連串的美國簽證限制,已經讓無數身處美國的國際研究者感受到了深切的不安。

今年7 月,特朗普政府宣布了一項備受爭議的政策,不再向在秋季學期實行完全在線教學的學校/課程註冊的學生髮放簽證,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也不會允許這些學生進入美國。這項政策在八天后被廢除,但還是給留學生群體和眾多研究人員帶來了相當程度的困擾。

2019年美國門戶開放報告數據顯示,美國所有高校招收的國際學生人數均有所下降,包括本科、研究生和非學位。今年 5 月,《紐約時報》曾報道,特朗普考慮取消與中國軍隊有聯繫的數千名來自中國大學的留學生及研究人員的簽證。隨後,陸續有在美國大學就讀或正在申請美國大學的中國學生表示,自己的簽證已被取消或被拒簽。他們很多都是來自哈工大、北航等這些美國商務部實體名單之上的中國高校。

國際知名學術期刊《自然》近日采訪了波士頓大學認知和決策博士生陳宜欣(Yixin Chen)。「2018 年剛來的時候,我覺得我會留在學術界從事博士後研究。但最近,我和我認識的留學生幾乎都在重新考慮未來的職業生涯。我現在更傾向於去業界或回國找一份工作,而不是在美國繼續從事博士後研究。」陳宜欣在訪談中說。

在美國,追求一份終身教職本來就很困難,如今,搖擺不定的簽證政策和大學日益收緊的經費使得這一選擇變得更加艱難。《自然》期刊近日對全球博士後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北美洲、澳洲和中美洲的受訪者中有高達68%的人認為職業前景受到了影響。疫情已經成為博士後職業前景的一大挑戰,後疫情時代,全球就業市場均可能面臨大面積的招聘停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