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華盛頓訊

對任何一門語言來說,閱讀都是提高這門語言的有效途徑。在任何國家的第一語言學習中,閱讀也都是一門重要科目。然而,對海外學習中文的孩子們來說,中文卻是第二語言(第二外語),只把中文學習作為一門課外科目,中文閱讀更是提不上台面了。明明知道閱讀很重要,卻把它故意放到一個不重要的位置上,這就造成了一個盲點:海外的孩子缺少中文閱讀量,甚至根本不做任何中文閱讀訓練。結果就是,死記硬背中文詞匯,課堂學到的語法句式沒有閱讀環境去深入理解,增加了中文學習的難度,學習效率低下。最終,在中文學校學到的中文無法帶到實際應用中。

歸納起來,海外孩子們在中文閱讀中主要有下面幾類問題:

1.不想讀:這些學生沒有閱讀中文的習慣,也從未嘗過閱讀中文故事的樂趣。由於在海外出生的原因,不理解中華文化,對中文故事不感興趣。這些孩子沒有閱讀中文的動機。幾乎沒有中文閱讀能力。

2.讀不懂:這樣的學生也想讀書,但是當他們拿起書時,他們讀不懂。或者是書里的內容無法理解,或者陌生詞彙太多,以至於無法理解故事內容。結果是放棄閱讀,並且導致不想讀的後果。

3.無法讀:這些學生已經掌握了一些基本中文詞彙,可是在閱讀時,他們抓不住書中的核心含義,感受不到故事中的樂趣,也無法理解作者想表達的思想。結果是覺得閱讀中文故事很無聊,中文學習效率低下。

4.不去讀:無可否認,很多家長對孩子的教育很嚴格,參加各種競賽,並且有花樣繁多的課外課程,高年級的孩子還有很重的學習負擔。在緊湊的時間安排下,擠不出一點時間在中文閱讀上。這樣久而久之即剝奪了孩子們閱讀的機會,自然忽視了閱讀能力的培養。

究其原因,首先是語言文化背景多元化。孩子們接觸到的漢語和他們本身的漢語能力差別很大。一類有較強的語言背景,也對中國的文化習俗有一定的了解。

綜合各種原因和大量的問題給中文閱讀的教學帶來了尖銳的挑戰,令教師必須了解自己的學生並能根據學生的脾性及興趣,去引導學生喜歡並主動進行中文閱讀;了解學生學習中文的動機,主動探尋學生在中文閱讀中的難點;有準備地有針對性地提供閱讀教材,要做到「因材施教」;課上課下,精度泛讀,實行雙軌立體式閱讀訓練法;以學生為中心的互動的語境設計和具有靈活性閱讀活動。

以教師為中心或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方法目前還有爭議。以學生為中心的閱讀活動前要先有對閱讀形式的練習,以使學生互動時在閱讀上能較順利進行。教師在設計活動時要準備好素材,要兼顧趣味性和活躍性。閱讀要由易到難,循序漸進。活動結束後可以有匯報或口頭表演,作為對活動結果的評估。最好把有中文背景和無背景的學生,程度高的和程度低的學生搭配起來,有利於學生之間互相學習、取長補短。這樣也緩解了學生語言程度不齊的挑戰。

同時,閱讀是學生的個性化行為,他們的閱讀理念需自我完善。不應該完全依賴教師的課堂教學來取代學生的自覺閱讀行為。要讓學生在閱讀過程中,積極主動地體會文中的思維和情感活動,從而從中華文化的角度去感悟和思考,受到感染,甚而獲得啟迪,享受中文閱讀的樂趣。

在當下停學停課的大環境下,多媒體閱讀必須得到應有重視。教師應巧用、善用網絡,進行輔助閱讀教學與訓練。

海外的中文教學已經發展很多年了,可惜中文閱讀一直無法得到重視。國內中文閱讀的教學方法已經很成熟,海外閱讀教材從兒童到成人也有很多,最後能否讓中文閱讀有良好的發展趨勢,教師採用怎樣的教學法,選擇什麽教材,組織怎樣的課堂教學活動等問題,都考驗著教師的教學理念和專業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