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市12區區長佐治卡德納斯被調查涉嫌貪污斂財。卡德納斯辦公室官網
芝市12區區長佐治卡德納斯被調查涉嫌貪污斂財。卡德納斯辦公室官網

本報芝加哥訊

現年55歲、早年移民自墨西哥的芝市第12區區長的佐治卡德納斯(George Cardenas),據芝加哥太陽報在17日的報道,廣為華裔居民認識的被僑胞稱作「靚仔區長」的卡德納斯,將涉嫌為招募加勒比海醫學院的學生到芝加哥的醫院學習,他接受現金、禮物及豪華旅行、昂貴的手錶和每個月的諮詢服務津貼金等報酬。

芝加哥Omni醫學培訓的所有者維克庫帕達(Vivek Gupta)博士向庫克郡法院提出訴訟控告前合夥人杜麗莎蕭(Theresa Siaw),訴訟狀指控杜麗莎蕭在過去五年中未得他的同意而使用Omni醫學中心的資金,指控她從他們的生意中「掠奪」了370多萬美元,過奢侈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支付給12區區長卡德納斯的開支,杜麗莎蕭的房屋抵押貸款,以及杜麗莎蕭在競選26區區長選舉中失敗,而耗資花費高達37萬美元。
卡德納斯的全職是芝市第12區區長,但他當時也受僱於為OMNI醫學院的學生培訓及招攬的業務。該培訓項目是將加勒比海盜醫學院學生安排在芝加哥醫院接受住院實習項目中,不過,根據訴狀,卡德納斯並沒有成功的讓醫院簽署雙方合作的協議書。
在杜麗莎蕭競選26區區長失敗三個月之後,維克庫帕達博士向庫克郡巡回法院提出訴訟,指控他的合夥人杜麗莎蕭未經他的批准就動用OMNI的資金。維克庫帕達博士的訴訟中,他是因美國稅務局開始審核公司的賬目才發現資金被挪用。他聲稱他未授權杜麗莎蕭使用公司的資金,根據訴訟,也發覺杜麗莎蕭使從一個綜合銀行賬戶中提取了$251,441美元。
被告杜麗莎蕭則反駁沒有庫帕達博士的批准,她是不會胡亂挪用金錢的。在她今年早些時候的一份證詞中,她稱原告允許她使用OMNI的錢去參選區長,杜麗莎蕭聲稱庫帕達博士起訴她的原因是她結束了兩人之間的性關系。庫帕達和他的律師對此不予置評。
事件的起源於今年芝市總監察官約瑟夫佛格森(Joseph Ferguson)因對卡德納斯競選金的調查,才開始對杜麗莎蕭進行問話。但是卡德納斯不願意討論他從OMNI獲得的6000元競選捐款、前往邁阿密和洛杉磯尋找醫院接受加勒比海醫學院的學生,或是從OMNI獲得價值5000元的名貴手錶等細節,他在2017年停止OMNI合作。
卡德納斯曾擔任ONMI的顧問,其律師理查多梅薩聲稱他的客戶的行為完全是正當的。
據杜麗莎蕭的說明,她是2012年認識卡德納斯的,當時與男友魯斯丹在一棟樓宇經營醫療中心,租用卡德納斯在2829號 西舍麥路的物業,租金為每年32400元。後來魯斯丹在2014年溺水身亡,她才開始和卡德納斯來往。
數月後,杜麗莎蕭和庫帕達博士相識並在2015年開始了Omni 醫學培訓。她的證詞中,卡德納斯區長建議她聘請他的兄弟荷西擔任OMNI的會計。她也證實了在2016年至2017年,她動用了OMNI的資金支付給卡德納斯諮詢顧問費28900美元。2016年捐贈6000元作為政治獻金。
卡德納斯區長的職務是協助OMNI向庫克郡醫療保健公司(Cook County Health and Hospitals System)簽訂了一項醫療補助計劃。此外還協助庫帕達博士加入芝加哥房屋管理局的健康夥伴項目。
OMNI每月支付2200元至2500元,讓卡德納斯幫忙安排醫學院學生到西奈山醫院、拉什大學醫學院中心和聖安東尼醫院。杜麗莎蕭稱,為卡德納斯買了5000元的手錶作為與拉什大學醫學院中心合作計劃,但後來計劃失敗,但卡德納斯並無退還5000元。
記錄也顯示,卡德納斯曾兩次陪同杜麗莎蕭出訪,嘗試為OMNI公司爭取到加勒比醫學院學生在邁阿密和洛杉磯的醫院實習的協議。據記錄,2016年12月,他們住在豪華的楓丹白露邁阿密海灘酒店(Fontainebleau Miami Beach hotel)的一套兩居室套房,OMNI為此花費了1.9萬美元。她還在邁阿密一家夜總會花了17199美元。根據訴狀,2017年6月,他們住在比佛利山莊的四季酒店,但沒有詳細說明費用。
此外,杜麗莎蕭以OMNI支票賬戶以88854美元購買了兩輛車,其中包括一輛允許卡德納斯駕駛的寶馬轎車,杜麗莎蕭稱後來卡德納斯拒絕把車子歸還給她,因此兩人的關係轉惡化。卡德納斯與OMNI的合作也於2017年中止。
目前此案的調查在進行中,12區區長卡德納斯也沒有正式被提控。目前卡德納斯依然是市府健康與環境保護委員會的主席,並負責市府預算運籌、兒童發展部委員、房屋及區域劃分等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