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成桐(左)接受百年南開大講壇紀念牌。主辦方提供
丘成桐(左)接受百年南開大講壇紀念牌。主辦方提供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世界著名數學家、哈佛大學數學系教授丘成桐今年慶祝70歲生日,他近年來在多個場合對中國基礎科學的發展提出中肯的批評意見。他認為國內大學生的基礎水準,尤其是修養和學風在下降,哈佛畢業生的論文水準比國內有些院士的文章都好,如果不重視學風建設,中國科技至少後退20年。

作為目前華人數學界的領袖人物,丘成桐先生不僅在學術上造詣深厚,而且十分關注國內數學人才的培養。「有人說中國的基礎教育不比美國差。但是在實踐中我發現,國內大學的教育水準並非人們想像得那麼高,美國的大學教育比中國好得多。研究生教育美國比中國好得更多。」
他舉例說,哈佛大學理學院每年大約招收20名念理科的中國留學生。「這些都是中國最好的學生,多數來自北大這些名校。」但是從學習成績來看,在和其他國籍學生的比較中,「很難看出這些國內來的學生畢業成績比來自其他國籍的學生成績好得多。 」
三年前,丘成桐招收了兩個來自北大的留學生。可是這兩個學生來到哈佛以後,一個學生連續三次沒有通過考試,學校建議這名學生重新再念本科,還是不行,最後只好離開。另一個學生「考得也不好」,經過努力以後大有改進。
丘成桐認為,教授不帶本科生,並非因為國內師資力量緊張。在美國的大學,比如數學系的教授20名左右,而北大數學院的教授則大概在100多個,是美國的4到5倍,哈佛學生6400多人,北大有學生1萬多人。如果按照比例,國內應該有條件讓教授帶本科生,提高教學品質。
丘成桐認為,不重視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直接後果是,形成惡性循環,使整體水準慢慢壓下來。「教育是長遠的事情,基本的東西沒有掌握,就根本沒有前途。」說起這些,他十分著急。
為此,丘成桐在浙江大學成立了數學英才班,就是希望用先進的數學教學方法,比如採用了美國大學一些先進的教學方法,來培養中國學生扎實的基礎能力。「選用美國的方法教並不是崇洋媚外。數學教學是沒有國界的,我一定用最好的方法教中國學生。」
在近年來和國內學術機構打交道的過程中,更讓丘成桐憂心忡忡的是:國內學術風氣已經到了必須整治不可的時候。「我的一個學生,現在在國內做了院士,剛畢業的時候不錯,以後一塌糊塗,錯了不願意改,出錯的文章現在還掛在網上,表示他的成績。而且嚴重的是,把我十幾年前的文章,基本上改頭換面,又據為己有,這種學風無疑誤導很多學生,因為看到不用花太多時間就可以做院士。我批評他,這個人還說我荒唐可笑,真是不道德。」
學風方面,身為數學大師陳省身的高徒,至今丘成桐仍然對恩師的學風讚不絕口,認為那才是做學問者應該遵循的方向。「陳先生做學問也出過錯,海外幾個學者提出來錯誤,也沒有辦法,錯了就承認。」
陳省身等人大學畢業到海外求學,學成後毅然全部回國,沒有在海外留下,但是拿來了世界最先進的學問,當時國內許多大學互相交流,學風好得不得了。儘管當時條件很艱苦,陳省身在南開大學的數學講義都是手寫和油印,就在那種條件下,陳省身幾乎看完了大部頭的數學巨著,最終作出了劃時代的貢獻,包括華羅庚先生等人,共同訓練出中國第一批數學高等人才。
今年是南開大學建校100周年,丘成桐應邀出席了百年南開大講壇。他和南開師生分享了他的最新研究,以及對陳省身教授的深情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