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街的洪門致公黨堂和李氏公所大樓有悠久的歷史。
檔案圖片
泰勒街的洪門致公黨堂和李氏公所大樓有悠久的歷史。 檔案圖片
(左起)陳建立、陳文棟、市長馬丁華殊、聯邦眾議員卡普亞諾在至孝篤親公所春宴中合影。
(左起)陳建立、陳文棟、市長馬丁華殊、聯邦眾議員卡普亞諾在至孝篤親公所春宴中合影。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近年來,波士頓唐人街的歷史變遷吸引了很多中國學者的研究興趣。武漢理工大學土木工程與建築學院劉煒博士曾經在波士頓地區訪學,對波士頓唐人街的歷史作了深入的研究,並完成了一篇題為「社會衝突視野下美國波士頓唐人街空間演變研究」的論文。

論文中,劉煒博士提到1870年鞋業製造商桑普森招募了75名華工到麻州後,受加州排華浪潮影響,越來越多的華工來到波士頓。華人聚集在波士頓南灣地區北部,該地塊靠近市中心,臨近鐵路站,附近有貨場、皮革廠、紡織廠等企業,可較為方便地找到工作,同時租金相對便宜,因此成為移民在波士頓落腳的首選地點。
由於1882通過的聯邦《排華法案》,在美國之外出生的華人不能入籍。1940年之前麻州法律禁止華人進入20多個職業。華人當時的就業生活範圍主要限定在波士頓唐人街,儘管華人能夠在城市的不同地區找到工作,但由於法律限制只能從事低層次的服務工作。
與此同時,大多數工會要求會員為熟練工種,許多工會禁止華人勞工參加,這些限制使得洗衣店、小商店、餐廳等工作幾乎是華人僅有的就業機會。因此,受到主流社會排斥的華人本能地集聚在一起,共同面對生活中的諸多難題,唐人街一直是未能融入美國社會的華人在異域他鄉的避難所。
劉煒博士在論文中指出,1920年代具有宗親家族性質的會館開始在唐人街設立,阮、梅、余、陳、李等大姓氏家族為建立團結感與凝集力,形成了等級鮮明的社會組織形式,並在此基礎上成立了「紐英崙中華公所」等社會團體,這些團體組織成為主導唐人街華人社會的重要政治力量。會館空間作為社團組織的重要活動地點,代表了唐人街的最高建築水準,1928年落成的阮氏會館是一個採用中國民族復興樣式的4層建築,白色粉灰拉毛牆面搭配中國傳統屋頂窗格樣式,說明了華人在城市空間中的自我意識,該建築後於1970年為李氏公所所有。
在唐人街最具有代表性的是1949年新建的安良工商會大樓。由建築師派克(Edward Chin-Park)設計的大樓位於哈德森街和尼倫街東北角,這是一個6層現代主義建築,屋頂安置了一個中國傳統樣式的亭子,建築的一半後在1950年代修建高速公路入口時遭到拆除。
唐人街中最早的華人集聚街巷被命名為平安巷(Ping On Alley),表達華人在外謀生祈求平平安安的美好願望。唐人街內主要的商業有餐館、洗衣店與雜貨店,為了在排華的艱苦環境生存下來,中國人只能選擇低門檻、無需掌握英語和專業知識的行業,且僅需要小額資金投入。
餐館在華人心目中具有重要地位,是會友、婚喪嫁娶的重要場合。1931年的新英格蘭中國商業指南列出了在波士頓有54家餐館,其中17家是在唐人街。隨著波士頓華人的增多,大多數波士頓華人在唐人街之外工作,華工在城市的其他地方辛苦工作了一周後,周日來到唐人街娛樂聚會,使得唐人街在城市範圍內具有凝聚作用。
現在,波士頓華人的地位和昔日相比已大大提高,各種排華法案也早已被廢除。每年的紐英崙至孝篤親公所等僑團春宴都吸引眾多的麻州政要前來拜年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