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晶晶在一個學術活動中介紹她的研究成果。檔案圖片
蕭晶晶在一個學術活動中介紹她的研究成果。檔案圖片

本報記者李強波士頓報道

亞裔社區歷來重視教育,公衆看到的是亞裔學生的高分和他們在學校的出色表現,而他們的父母的巨大付出往往被人忽視。耶魯大學華裔學生蕭晶晶(Jingjing Xiao)日前在《紐約時報》發表題為「一個亞裔家庭的教育成本」的文章,表達了她對父母無私付出的感激和內疚的心情。
文章中,蕭晶晶提到她來自一個典型的華裔美國人家庭。通過一些典型符號,比如虎媽或「望子成龍的亞洲父親」等,亞裔已經成為教育成就的同義詞。這些刻板印象可能令人不快,但它們也有一定的道理。2019年,美國教育進步評估發現,亞裔學生在ACT考試中的平均成績至少比其他種族的學生高2分,SAT的平均成績至少比其他種族的學生高100分。
不過,這種學術上的成功並不一定反映在精英大學錄取率等關鍵指標上。儘管在申請哈佛大學的學生中,亞裔美國人的SAT平均分最高,但錄取率最低。有訴訟指控哈佛為亞裔申請人設定了入學限額,並且為他們設定了比其他種族更高的標準。
蕭晶晶指出,亞洲文化對教育程度的重視意味著財務上的更大投入。2017年的一份報告對1400多名大學畢業生進行了調查,發現在黑人、白人、西班牙和亞裔家庭中,亞洲人為孩子上大學提供的經濟支持最多。「我自己在一個穩固的中產階級家庭中的成長經歷也表明,亞裔拿得出大學學費並不是因為多有錢,而是因為動用了非比尋常的措施,比如我父母歷時八年的翻修工程。在很多情況下,亞洲父母不僅認為有必要支付子女的高等教育費用,而且還會提前幾十年將這筆費用計入財務預算。」蕭晶晶寫道。
亞裔父母也非常願意在孩子身上花時間。蕭晶晶上高中的時候,母親常常早上6點起床做早飯,工作到傍晚6點,這樣她就可以等蕭晶晶課外活動結束後接她回家。她的父親會隨時回答蕭晶晶關於數學和工程項目的問題,周末時間都用來幫助建造參加科學奧林匹克賽的彈射裝置。蕭晶晶說:「雖然整個小學階段我上的都是免費的公立學校,但在被大學錄取之前,父母早已為我投入了數千小時的辛勞。」
蕭晶晶表示,亞裔家庭給子女施加的壓力不是表現在主動要求高分,而是默默犧牲自己以支持子女的學業。「讓我感到無比幸運的是,父母省去了我讀研的經濟煩惱,但這麼做的同時,他們也把還債的壓力替換成了另一種壓力。當我欠的是父母的錢,而不是某個面目模糊的公司,那種債務的感覺是不同的。我注意到在支持我的過程中,他們的頭髮白了,人變老了。於是我深感內疚。」蕭晶晶在文章最後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