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基因編輯教父」丘奇教授。
哈佛大學「基因編輯教父」丘奇教授。

就中國科學家賀建奎通過基因編輯技術CRISPER,在全球首次讓人工改變基因的一對雙胞胎嬰兒誕生的事件,波士頓地區兩位基因編輯領域的知名科學家先手發表了評論。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基因編輯技術CRISPER發明人張鋒博士表示,儘管他承認HIV是一個全球性的威脅,但在目前這一階段,用編輯胚胎敲除CCR5,依然是風險大於潛在收益,更不用說敲除CCR5可能讓人更容易受西尼羅河病毒的感染。而且很重要的一點在於,為了防止HIV從父母傳輸到未出生的嬰兒,目前已經有了常用的高效方法。
這項研究的意圖是將經過修改的胚胎植入體內。考慮到目前這一技術所處的階段,張鋒教授認為應該暫停這一嚐試,直到科學家們充分考慮了安全性上的需求。
「我不僅認為這項研究充滿風險,還為這項試驗缺乏透明而感到深深的擔憂。無論是基因編輯還是其他什麼技術,任何醫學進展都需要謹慎和詳盡的測試,需要與患者、醫生、科學家、以及其他群體進行公開的討論,需要以公平的方式實施。針對那些弱勢群體的醫學進展則尤其應當如此。」張鋒教授說。

丘奇:必要提供更加平衡觀點

有「基因編輯教父」之稱的哈佛大學醫學院遺傳學教授丘奇(George Church)博士近日也就這一事件發文表達他的觀點。丘奇教授是美國能源技術中心主任、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基因組科學卓越中心主任,他曾獲獎無數,其中包括2011年鮑爾獎和富蘭克林研究所頒發的科學成就獎,以及入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及美國國家工程學院的院士。
丘奇教授表示,關於基因編輯嬰兒有各種各樣的討論,大部分是批評的,他覺得有必要提供一個更加平衡的觀點。他表示雖然不認識賀建奎,但是他感覺現在大家在欺淩(bully)他。「我認為他所做的最錯誤的一件事情是沒有做好文件申報工作(paperwork),當然這種錯誤也不少見,只是他正在做的事情太大了。如果一旦研究中發生了什麼意外,有人受到了傷害怎辦?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公眾對這件事情很關注的原因。」
丘奇教授提到,早前人們做基因治療研究的時候,甚至還沒有足夠的前期研究成果,就已經有3例導致實驗備試死亡的案例,當時對這個領域是有很大打擊。而現在基因治療發展得很好。在這個事件裡,他並不認為這些小孩會死。
在談到他知道中國轉基因嬰兒出生的第一反應時,丘奇教授說:「我當時候的反應是希望他在整個實驗過程都操作對了。如果我來做我肯定不會用這種方式來做,但是我當時希望這個實驗結果不要太壞。如果那些小孩最終是健康的,這件事情對於整個領域和他們的家庭都是可以接受的。」

知名基因編輯科學家張鋒教授。檔案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