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心路旁停車計時器每小時收費$6.25,對駕駛人是一項大開支。
梁敏育攝
市中心路旁停車計時器每小時收費$6.25,對駕駛人是一項大開支。 梁敏育攝

本報記者梁敏育芝加哥報道

2020年芝加哥疫情期間,失業、生病與三餐無著落的市民比比皆是,但據一項新報告顯示,芝加哥路邊停車收費表的投資者,大發疫情財,盡管在疫情蔓延期間仍然獲利1300萬美元。

2020年,利潤來自9160萬美元的路旁停車收費表收入,比前一年下降了33%。目前芝加哥路邊停車收費表有限公司(Chicago Parking Meters LLC)與芝市府當年簽訂的75年租約還剩有62年的經營約,但此公司不僅是早已收回了全部的11.6億美元的投資金額, 而且誇張的還有盈餘5億美元。
如果要選出「全芝市工作效率最高工作人群」,在路旁查看停在路旁的車輛是否繳費或逾時,應該是穩拿冠軍的一群。他們巡邏頻繁,開罰單手不軟,似乎眼睛每一分鐘都盯在停在路旁計時器的車子上。就是由於他們的「高效率、敬業勤奮」,使到在2018年就以11億6000萬美元、全市路旁3萬多個計時表在11年就收回成本,還賺多了5億美元。
2021年夏天,伊州州長普瑞茲克與芝加哥市長萊德福特在上周宣布將在6月11日全面開放伊州,,包括了芝加哥。隨著城市經濟的復蘇,路邊停車收費表也將反彈到疫情前的水平。此外,芝加哥市還在夢露絲特港(Montrose Harbor)和繁忙的街道安裝了數百個新的收費表。
一項新的審計顯示,即使許多城市的居民在遠程工作時把車停在家附近,芝加哥的停車收費系統在2020年也創造了9160萬美元的收入。這只比2019年的1.38億美元下降了33%。此外,四個地下城市擁有的停車場從2019年的3480萬美元下降到1620萬美元。審計顯示,由於過路費一再漲價,在10年前以18.3億美元99年租約合同出售經營權予私人投資公司的芝加哥天道高速公路(Skyway)的收入在2020年是8480萬美元,比2019年度9200萬美元僅僅下降了7.8%。但是一切的收入中沒有一分錢是用來減輕芝加哥納稅人的負擔,大芝加哥地區的業主被逼在2021年承擔了逾9400萬美元的地產稅增長。
更離譜的是在疫情期間,路邊停車收費公司的運營成本從730萬美元下降到470萬美元,但通過合同的規定,公司投資者能再收回680萬美元,當年合同規定要求芝加哥市府對每一個停止使用的空間向投資者進行補償。
2008年全球金融大風暴,當年前市長戴利(Richard M Daley)把芝市3.6萬個路邊停車經營權出讓予私營公司75年租約。此事被市民認為是戴利執政生涯中的最大敗筆,而且市議會提交到表決僅僅兩天的時間,此導致芝加哥逐年上漲的停車費,導致民眾怨聲載道、憤怒不已,雖然續任的伊曼紐市長曾要求對租賃合同進行評估,但終於無法改變。當時伊曼紐曾與停車計時表公司協商,要求更改咪表的收費的提案,要點包括了除市中心區域外,周日免費停車,周一至周六,晚間停車收費從9時到10,River North地區,周一至周日,七天收費,晚間將延長3小時,值得到午夜12時。但對駕駛人而言依然承擔重。
目前芝加哥的路邊停車計時表收費是全美最高的,市中心每個小時的停車費從最初的2元已經升到每小時6.25元,唐人街的路旁停車費從2008年的每小時25分,飛漲到如今2021年的每小時2.25元,而且一周7天包括公共假日都必須餵老虎機。不然,一張逾時罰單是50元。
現任市長萊德福特也曾誓言要重新審視停車收費的合同,試圖打破租賃協議,縮短租賃期限,或為納稅人增加優惠條件等。她稱75年的路旁停車計時器是芝加哥「馬鞍下的毛刺」,不斷的摩擦著,但是無法消除掉。然而,迄今芝市政府並無採取任何行動。
2008年前市長戴利為了避免提高地產稅與市府人員退休金的巨額赤字,將路旁停車計時器出讓給私營公司,據記錄當年計時器的金額是2380萬美元,在2019年全市路邊停車計時器營收高達1億3870萬元,累計營收額16億美元,比當年投資的11億美元,還多賺了5億美元。而且私營公司還擁有62年的營運約,簡直就是一只會下金蛋的鵝,沉重的經濟負擔落在市民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