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澱區一家法院開庭審理央視某著名主持人性騷擾案。圖片來自互聯網
北京海澱區一家法院開庭審理央視某著名主持人性騷擾案。圖片來自互聯網

本報華盛頓訊

2020年12月2日,北京海澱區一家法院開庭審理一起性騷擾案件,化名弦子的一位年輕女性指控央視某著名主持人2014年對她進行了性騷擾。弦子稱,她在央視化妝間里被該主持人性騷擾,隨後向警方報案,警方勸她考慮該主持人和央視的正面影響力,放棄指控,警方沒有立案。該主持人隨後否認所有指控,並反訴弦子侵犯其名譽權和造成精神傷害。
在中國,此類案件能夠正式走入法庭審理階段頗為罕見,主要原因在於,該主持人是央視的名人,他代表著政府的聲望,政府不允許這樣的丑聞出現,因之,官方已禁止大部分媒體報道這一事件,同時大量刪除網絡上的相關信息及;其次,中國的法律對性騷擾、性侵的定義嚴重滯後,2005年中國保護婦女權益的相關法律中首次提到「性騷擾」一詞,但實際操作上對性騷擾的認定和舉證都非常困難。最後,文化規範也是阻擋此案審理重要的因素。很多人並不支持受害者起訴,反而認為弦子是「蕩婦」、「想錢」、「設套」,認為法庭不該受理這樣「輕」的性騷擾案件。
職場女性遭受性騷擾的情況非常普遍,然而,「性騷擾」在我們的華人社區里依然是一個隱蔽而曖昧的話題。雖然在公共討論中,人們基本達成共識,即反對和抨擊性騷擾,但涉及到具體案例,人們對「性騷擾」的定義、類型、當事人、處理方式卻爭執不下。比如此案,一個代表政府的名人是否可以或者習慣於利用自己的職業權威和官方背景肆意妄為?「性騷擾」事件之后,為什麼得到了公權力的背書?這個案件的特殊之處在於它超越了素以男權文化中心討論性騷擾案件的窠臼,直抵對政府公權力的拷問。這種公權力不一定僅僅是政府權力,它更可能來自職場壓搾、權力交換、職位提升而導致的上級對下屬的性騷擾甚至性侵,以及薪資、職業分配的歧視和不平等,等等,這樣的情況在西方也廣泛存在,比如,教授與學生、公益領袖與志願者、公司領導與普通職員…當職業被當作權力系統的一部分,那些掌控權力資源者實施的性侵和性騷擾更隱蔽,更令人絕望,受傷的女性很容易遭到打壓和報復,根本發不出聲音,即便發生,也會遭到輿論的劇烈圍攻,這也是很多女性遭遇職業權力者性騷擾後不願也不敢公開出來的原因。
下面是另一個更令人感傷的故事。肖佳因遺傳因素而逐漸喪失視力,她非常自立而努力地工作,成為一名按摩師。但她發現原本所熱愛的職業竟是一個經常被性騷擾的行業。「你既然要幹這一行,你就要接受,被摸摸手,被騷擾一下也沒有什麼關系,沒有太嚴重就行。」一名前輩對她說。她沒有辦法,只能繼續工作,雖然經常被客戶摸屁股、碰乳房。中國有超過1700萬視力障礙者,由於就業困難,他們很多都選擇了按摩職業,他們一直非常努力地工作,然而處境卻非常艱難,很能想象有多少弱勢群體正在遭受著性騷擾和性侵。
華盛頓韓國社區服務中心(KCSC)致力於建設一個沒有性暴力和約會暴力的華裔社區,也是大華府地區唯一免費提供中文咨詢和服務的機搆,我們也接納和幫助那些性暴力的受害者。在這裡,你的權力得到充分的保護和保障,你的生活和精神都會得到改善和提升。我們定期為社區提供公益講座服務,同時,發放相關手冊,并在當地中文報紙上發表相關文章。歡迎你和你的孩子們都來參加我們的活動。咨詢電話:(240-683-6663),24小時服務熱線:1-888-987-451。WeChat ID: KCSCHot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