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靠近千禧公園的路邊計時停車器,一名駕駛人正在付停車費。梁敏育攝
在靠近千禧公園的路邊計時停車器,一名駕駛人正在付停車費。梁敏育攝

本報芝加哥訊

芝加哥老市長理查戴利( Richard Daley )執政21年,二十多年的政績使得芝加哥躍上世界經濟大舞台,大手筆的美化市容、在交通要道種植四時鮮花,讓芝加哥成為一個美麗的花園城市。但2008年的一場全球性的金融風暴,芝加哥市在財務上也如其他城市般陷入了低潮。

2008年戴利市長由于金融危機、經濟不景氣,芝加哥市府在近5億美元的預算赤字壓力下,毅然將芝市36,000個計時停車收費表以11.6億美元的價格租給了摩根斯坦利公司,租期長達75年。因此也導致了後來芝加哥停車收費的大幅度調整。當年戴利市長以「不增漲地產稅」而以11.6億美元用作填補市政府的財政赤字,但由於計時停車表年年漲價,讓廣大的市民對此表示強烈的不滿,也讓執政21年老戴利市長在政績上留下了誤點。

芝加哥市自今年3月以來由于冠狀病毒,州長普瑞茲克公布「居家避疫令」讓市中心的街道變成一個空蕩蕩的鬼城。絕大多數的市民宅留在家以及在家上班、學校停課、商店餐館休業關門,路上沒有車輛、也沒有駕駛人利用路旁停車,但對於租用芝加哥停車收費表達私人投資者而言,卻是一點損失也不曾出現,投資者有足夠的緩衝空間來承受任何的衝擊。

在2019年,芝加哥的停車收費系統(Chicago Parking Meters LLC)又獲得了 1.387億美元的收入,這批私人投資者不僅能夠袋袋平安的收回他們當初「貸給芝加哥市府」的11.6億美元的投資,而且租期雖然過了10年,但租期是長達75年的,所以私人投資者還有65年的收入可袋進口袋中。

據一家資產獨立審計顯示,2019年,芝市4家地下城擁有的停車場的收入為3480萬美元,而變為私有化的芝加哥高架公路(Skyway)的收入才只有9200萬美元。但這些收入并無一分錢用於減輕芝加哥納稅人的負擔,更加無法彌補現市長羅麗萊德福特在2020年116億美元財政預算中有7億美元的缺口,預估到了2021年,財政預算缺口高達10億美元之驚人赤字。

自2008年開始前市長老戴利的停車收費表出讓之後,駕駛者就猶如切菜板上的一片肉,任由停車收費公司每年增漲停車費。目前,市中心的每小時停車費從2008年度3美元,漲到每小時8.5元,唐人街的路旁計時停車從原來的每小時0.25元到如今的每小時2.25元。起漲幅令人乍舌,而且只要遲了幾分鐘就吃上一張60元的逾期停車罰款單。

全球最大的會計公司KPMG 最新的財務報告,芝加哥停車收費表有限公司單單在2019年度收入增長了4.5%,增加600萬美元,迄今總算達到了1.387億美元。在2008年芝加哥停車管理系統(CPM)在管理最後的一年,芝加哥市的計時停車收入僅為2380萬美元。私人投資者長袖善舞,就是芝加哥的停車費為全美最高昂的城市,比起紐約和洛杉磯的停車費都貴多了。此外,私人投資者也從這筆交易中通過三次的再融資,取走了約16億美元,比起當年的11.6億美元的投資額還多出近5億美元。

在2012年前任市長伊曼紐( Rahm Emanuel)曾向私人停車公司修改租約合同,但并無太大的成效。政府律師克里斯洛夫(Clint Krislov)也試圖讓計時停車的交易宣布為非法,理由是芝加哥市府不能合法出售公共道路。律師克里斯洛夫聲稱,此項交易既限制了城市的發展,也是城市面臨巨額罰款。

2019年現任市長羅麗萊德福特就職之後,也聲稱要重新審視這個備受爭議的停車表交易,并試圖尋找出解決的方法。萊德福特市長雖然稱這項交易為「馬鞍下的毛刺」, 但迄今無法把毛刺除去。加上如今在病毒的侵襲下,好多的計劃都被擱置了。

不少市民表示,如今就是萊德福特市長采取行動、重新思考這宗出售公共通行權交易的時候,也為芝加哥的市民謀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