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麗麗女士
齊麗麗女士

本報華盛頓訊

自從新冠病毒爆發,全美各地進入緊急狀態以來,在美華人立即採取應對行動,採購並捐贈了大量個人防護設備和醫療用品,以幫助我們的社區積極抗擊新冠病毒的大流行。

馬里蘭州有許多專業和社區團體甚至個人都群策群力,從中國(當時唯一有現成醫護用品可用的國家)獲取大量口罩、面罩和其他防護物品。美國華裔醫學科學家和醫生迅速組織起來,在同行中籌集資金。

他們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豐富的人脈資源,一面應對中美兩國官僚機構不斷變更的法規和準則,一面篩選合格的防護物資並確保多批捐獻物資到位。與此同時另一些華人同胞則聯繫國內的家人朋友自掏腰包購買捐贈口罩,或者籌集資金向一線醫護人員捐贈食物和防護物品。

他們的熱情非常具有感染力。在短短幾周內,數十萬個口罩和其他個人防護裝備已捐贈給數十家當地醫院、醫療中心、老人中心和其他需要的地方。

當我們整個國家都在爭先恐後地尋求補給,各州和各地區被迫相互競爭以獲取物資時,在美華人在社區的迅速行動為減緩病毒傳播和挽救生命的集體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然而,我們也被「出生地」的關聯困擾。我們不僅被指責傳播病毒,甚至有人懷疑我們對社區的善舉。對於華裔社區,新冠病毒一直讓我們在心理上備受折磨。

首先,我們擔心在中國的家人和親戚,然後隨著病毒的傳播,開始擔心我們自己的健康,進而由於總統及其政府的「反亞裔言論」和「中國病毒」的指責而擔心人身安全。前不久,針對華裔和亞裔美國人的騷擾和暴力激增,我們社區槍支購買量激增,這反映了我們作為美國人的深深不安全感。缺乏信任時,所有事情都可能被否定或懷疑。由於擔心中國政府的「捐贈外交」,我們社區本地的捐贈工作都可能會被認為和國際政治有關聯,這在一個公共衛生危機關頭是危險的,對一個剛開始熱情回饋社會的社區來說也是一個侮辱。但不幸的是,我們的一些政治領袖對互相攻擊比對挽救生命更感興趣。

移民的華人社區仍處於塑造我們作為美國人的身分,以及在文化、社會和政治上與大社區融合的早期階段。就像2018年中期選舉在政治參與中釋放了前所未有的新活力一樣,我們在新冠中迎來了本地捐贈回饋社區的新時代。新冠的流行將原本就緊張的美中關係更聚焦,這給我們在這個國家的生存提出了獨特的挑戰。美國歷史上沒有其他移民社區(包括先前的中國移民)面對過這樣一個現實——我們選擇的「機會國度」現在越來越怕被我們「離開的國度」在技術和經濟上趕超。對於華裔美國人來說,這是我們這代人的特殊挑戰,因為沒有現成的方案可以借鑒。但是,危機關頭是一個參與而不是疏遠的時刻。只有當我們知道如何利用所有美國人的貢獻,尤其是來自其他國家人的貢獻,美國才能獲勝。

對於移民社區而言,應對全球緊張局勢和國家分裂的最佳方式是為我們在這裡的地位而奮鬥,並回饋當地社區。就像151年前本月(五月)完工的橫貫大陸的鐵路一樣,華裔美國人在美國歷史上的每個緊要關頭都響應了服務美國的號召。這次我們也不會缺席,不是因為我們需要證明我們是美國人,而是因為我們就是美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