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市環境規劃發展局副局長馬克羅斯城(右)當天聲稱, SSA是民間自發的項目,主要是美化社區、維持治安、吸引遊客等芝加哥市府無法處理的社區事項。梁敏育攝
芝市環境規劃發展局副局長馬克羅斯城(右)當天聲稱, SSA是民間自發的項目,主要是美化社區、維持治安、吸引遊客等芝加哥市府無法處理的社區事項。梁敏育攝

本報記者梁敏育芝加哥報道

一波三折的唐人街特別服務區#73(SSA #73),2019年11月初因為現任25區區長盧漢士(Byron Sigcho-Lopez)在SSA #73特別服務區的常規委員會中,通知SSA #73委員會在2020年其預算從93000元削減了72%,意味著在2020年SSA #73的預算只剩下區區的2萬美元。

作為SSA #73的服務提供方(Service Provider)的華商會也發表聲明表示,之前委員會原本計劃撥出2萬元預算,作為清理華埠街邊的紅色垃圾桶及人行道清潔,此外也計劃拿出另外的2萬元,作為美化舍麥路中央花壇及永活街新花壇,不過,因預算案大幅度的縮減,因此在2020年此兩項經費都要被刪除。後又經過與區長辦公室與芝加哥市府SSA 監督部門的批准,將由原用於鏟雪的預算支付,並再聘請專人清理永活街一帶的10個紅色垃圾桶。
2020年2月6日下午4時在培德中心,區長盧漢士、芝市環境規劃發展局(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副局長馬克羅斯城(Mark Roschen)、25區街道衛生及清潔署主任阿當卡洛拿(Adam Corona1)、華商會會長梅施美英、董事長徐佐寰、伊州第二區眾議員馬靜儀和社區民眾出席了社區公共會議。
盧漢士表示,他在競選期間對唐人街選民的承諾,他不會加重民眾的負擔,因此他上台之後,對於會增加了唐人街商戶業主地產稅的特別服務區就特別觸動了他的神經。6日的社區公共會議,就是針對SSA #73經費被刪減72%之後,引發唐人街的街道衛生問題。
區長與街道衛生署皆強調社區的商家、居民都要負起自家嚴格的清理垃圾的任務。盧漢士區長與街道衛生署主任卡洛拿當天嚴正的指出,目前在「不加稅、首先給警告、再犯就罰款」的大前提下,希望唐人街的商戶與居民加强管理住家的垃圾,以避免不必要的罰單。日後隨地扔垃圾,或把自家的垃圾扔到他人的垃圾桶,被舉報之後的罰款是居民第一次罰款500元,商家罰1000元至3500元不等。
芝市環境規劃發展局副局長馬克羅斯城當天聲稱,SSA是民間自發的項目,主要是美化社區、維持治安、吸引遊客等芝加哥市府無法處理的社區事項,唐人街的SSA #73在2017年由譚小平倡議,2018年開始運作,由華商會作為服務提供方(Service Provider)。所有的經費運用由芝加哥市府監管,項目與花費之帳目完全公開透明。芝市發展與策劃局指出,SSA是由當地民眾自發的組織,並非市政府強制,資金來自區內的商家與業主,用於除了消防、員警等基本項目外,市府無法提供的額外服務,SSA是一個劃出的地理區域,而非實體機構。SSA的具體運作有服務提供方(Service Providers–簡稱SP)執行,一般是非牟利機構。
SSA #73服務提供方華商會會長梅施美英在會議中指出, 2020年SSA的經費雖然被刪減了72%,但在2019年有餘款2萬多元,在1月28日晚的SSA委員會常規會議中,也獲得市府批准了將鏟雪的經費挪用在清空垃圾方面,但經費改變之後,2020年在2月、3月、4月、11月及12月,每周清理一次,夏日5月到10月遊客多的季節,則每月清理6次。SSA在2021年的合同將於今年6月開始提交,屆時再看情況如何再行處理。
當天,不少唐人街的居民與商家對於長期居住在雅珠街橋墩下的遊民,也提了對於長期聚居在雅珠街橋墩下的一群遊民造成唐人街居民生活的不便,以及社區的治安而不安。25區街道及清理署主任卡洛拿聲稱,他們對與遊民長期聚居在橋墩下也無計可施,因為市府一再勸他們離開或驅逐他們離開,但一個鐘頭之後,他們又再回來。當天卡洛拿也表示,社區不少好心人常常好心做壞事,不時給遊民送食物、衣物甚至是零用錢,讓這批遊民覺得不住白不住,何必離開唐人街?
6日的社區公共會議,基本沒有提出任何解決的方法,唯一是希望唐人街的商戶與商家自動自發、自愛自重,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嚴格處理自家的垃圾與衛生問題,不要等拿到罰單,才來吶喊申冤高喊不公平!
SSA #73委員會在每個月第四個星期二晚上6時30分,在謝祖亮體育館(Leonard Louis Fieldhouse, 1700 S Wentworth Ave, Chicago, IL60616),是對社區完全公開的會議,任何社區公眾關心社區的,都歡迎出席發表意見。

25區區長盧漢士6日下午召開社區公共會議,希望唐人街民眾嚴格執行垃圾與街道衛生的問題。梁敏育攝

說安置在永活街上由SSA #73的經費中購買的10個紅色垃圾桶,產權屬於芝加哥市府,社區不得隨意移動。梁敏育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