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芝加哥訊

伊州與芝加哥在近年來,據美國人口普查局公布的數字顯示,人口陸續遞減,原因當然有很多,但最大的主因是就業機會減少、稅賦高、治安不靖,及槍擊案件頻頻發生、冬天氣溫寒冷等等因素,造成人們逐漸離去之心。
美國人口普查局公布數字顯示,美國第三大都市、大芝加哥地區在2018年減少2萬2千多人。美國第一、二大的城市如紐約、洛杉磯的人口也漸漸減少,但芝加哥地區的人口減少的最厲害。人口普查局統計,大芝加哥地區的人口連續四年降低,直到2018年的950萬,2019年甚至掉到950萬人以下了。大芝加哥地區涵蓋庫克郡和近郊,以及威斯康星州東南端、印第安納州西北端。
包括芝加哥市在內的庫克郡,是美國第二大人口稠密的郡,人口亦是連續4年減少,去年減少了2萬4千多人,佔總人口的0.46%。庫克郡在過去27年一直在人口流失,即遷出的人數超過搬進的人數。而伊利諾州的人口也連續5年減少,2017年降至賓夕法尼亞州之後,是美國第5大人口稠密州。美國十大都市圈中,大芝加哥的人口減幅最大(-0.23%)。而達拉斯的人口增幅最大(1.78%),其次是休斯頓、亞特蘭大、華盛頓DC、邁阿密、波士頓、費城。唯洛杉磯、紐約、芝加哥是人口負增長。
普查局的數字不能解釋為什麽人們搬出大芝加哥。分析說,有些是跟著公司走,有的從學校畢業。也有人向媒體反映說,伊州稅太高、政府腐敗、犯罪率高、經濟不穩定、通勤時間太長、生活成本太高、氣候惡劣等多種原因,促使他們搬離芝加哥。
《芝加哥論壇報》報道說,29歲的程序員邁克爾和太太來自俄亥俄州。他們曾經在2015、2016年居住在芝加哥市Ravenswood社區,被芝加哥的天際線、美麗的湖畔和多樣化餐館所吸引,後來他們在西郊瑞柏市(Naperville)居住一年,愛上那裡的郊區生活。而在選擇定居地時,他們最終於2018年2月搬到休斯頓,認為那裡的房子更負擔得起,經濟更有活力。

人口流失超過自然增長

也有居民從達拉斯搬到芝加哥居住,但發覺芝加哥的生活成本高,雖然薪水是增加了,相關的工作需求也多,但生活成本高,相形而言手頭就比較緊了,但一般居民倒不認為芝加哥沒有外人所說的那麼不安全。
普查局的數字顯示,庫克郡2018年的出生人口(近6萬4千人)比死亡數(4萬3千多人)多出2萬人,同時從海外遷進1萬8千多人(包括駐外的軍人)。可是庫克郡人口總數仍然減少2萬4千人,這說明流失的人數大大超過自然增長。數字顯示,庫克郡的出生率也在降低,從1990年的千分之17降至2017年的千分之11。而在伊利諾州的農村,過去20多年人口一直在減少,死亡率超過出生率,人口亦在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