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公立學校教師工會10月17日進行罷課,至今談判依然無進展,30萬學生10多天無課可上。梁敏育攝
芝加哥公立學校教師工會10月17日進行罷課,至今談判依然無進展,30萬學生10多天無課可上。梁敏育攝

本報芝加哥訊

芝加哥公立學校教師工會與芝加哥市府、芝加哥公立學校系統(CPS)的新合同,自今年6月開始展開馬拉松式的談判,縱然芝加哥市府提出非常優厚的五年內漲薪16%,及在醫療保險方面,市政府承諾由教師自行承擔的保費支出三年不變,最後兩年之稍微漲0.75%;此外,學校的護士薪金漲14%、助教漲薪9%、文員漲薪8%,但工會依然不滿意。工會要求每一個學校都要有圖書館員、護士、社工、小班制等要求。到後來又提出為無家可歸的學生提供住屋、房屋津貼等要求。

目前芝加哥公立學校教師的平均年薪是7.9萬元,按照市府提出的16%漲薪的新合同,五年之後,芝加哥的公立教師的年薪超過10萬美金,此讓芝加哥的公立教師成為「全美國福利與薪資收入最佳的公立學校教師」。
芝公立教師工會對市長提出的要求不滿意,終於決定在10月17日走上街頭進行罷課,到10月30日為止,芝市的30萬學童已經十天無課可上。《芝加哥論壇報》在日前發表社論「芝加哥教師工會的罷課、背叛了芝加哥的學童」,強烈譴責教師工會的罷工,讓芝市的30萬學生不幸淪為無辜的談判籌碼,而且認為教師工會隱藏著政治野心,要給新市長羅麗萊德福特一個下馬威,逼市長與CPS接受教師工會的所有要求。
但是市長萊德福特也明確的指出,她必須對芝加哥的所有納稅人負責任。因為如果完全接受工會提出的每一項要求,此將花費25億美元的開支,芝加哥市的財政預算有8億多的赤字,此對於芝加哥的納稅人是不公平的。
芝加哥教師工會提出的要求還包括縮減課堂學生人數,為公立學校老師提供住房津貼;上午的學生上課時間縮短30分鐘;老師備課應該付薪水;市長透露,教師工會在談判中還提及教師即使沒有生病,也要拿教師病休期間的薪酬。對於教師工會許多不合理的要求,不少納稅人都認為市長要堅守原則,對不合理的要求說「NO」,必須對芝加哥所有納稅人負責任。
在進行罷工遊行中,教師打出「為我們的學生爭取」的標語牌,這個訴求很容易引起學生及家長們的共鳴與認同。都覺得課堂學生少了,教師有更多精力投入為每一位學生,教育質量會提高。芝加哥公立學校課堂人數一班平均是30人左右。但是芝加哥公立學校撥發經費的制度,是以學生多少作為標準的,學生越多的學校獲得的撥款就越多,此就造成好學校的學生擠破頭,而差學校的學生人數越來越少,最終只得關閉學校。
教師工會一直強調要「縮小課堂」,但有心人利用數字說話,芝加哥公立學校總計有30萬學生(其中6萬就讀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並不屬於教師工會。上街罷課的教師據說是2.5萬人。30萬除2.5萬人,平均每個教師分配12名學生,比工會聲稱一班有30多個學生的數字是少了一半以上。
此外,教師工會除了10月17日當天在CPS大門前遊行示威,也曾在市政府大樓前示威或在各學校前面抬標語牌示威之外,其實教師工會組織的遊行隊伍,就是跑到房地產開發商Sterling Bay大樓前抗議,因為他們認為Sterling Bay開發商得到市府13億元的房地產稅增值額(TIF)的補貼,此項TIF主要用在修建公路、公園等公共基礎設施的投入。而芝加哥公立學校教師工會則認為芝加哥市府應該將TIF給公立學校,不應該給私人開發商。目前不少在Sterling Bay大樓抗議示威的老師,已有多人被捕。
市府、CPS與教師工會的馬拉松式談判,到30日為止,依然呈膠著狀態,沒有任何進展。到了這個周末,芝加哥的30萬學童已經無課可上的第十一天了。也連累了即將畢業的高中生,他們無法參加ACT的考試,學校的運動員學生也無法參加比賽,雙薪家庭的父母也為安排孩子無法上課而搞到焦頭爛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