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市橄欖球熊隊,紀念英年早逝的球員華特佩頓的銅像,2日在士兵球場揭幕。
芝市橄欖球熊隊,紀念英年早逝的球員華特佩頓的銅像,2日在士兵球場揭幕。

本報芝加哥訊

2019年9月5日,是芝市橄欖球隊(美式足球)熊隊(Bears)的百年慶典。為慶祝熊隊踏入第100個賽季,3日主球場士兵球場( Soldier Field)豎立起兩座具有紀念性的銅像。此兩座銅像分別為熊隊足球四分衛華特佩頓(Walter Payton)與教練佐治哈拉斯(George Halas),銅像分別由高12英尺,用超過3000磅的青銅鑄成的,由雕刻藝術家費瑟負責。
華特佩頓曾獲得年度最佳進攻球員獎、最有價值球員獎、美式橄欖球隊名人堂等榮譽,他在1999年因癌癥逝世,享年45歲。芝加哥市中心著名的尖子高中學校Walter Payton High School,即是為紀念他而命名的。
華特佩頓的遺孀康妮佩頓與家人,對於熊隊在5日慶祝第100年慶典,為華特佩頓與佐治哈拉斯兩位熊隊名人堂的銅像揭幕,感到十分的欣慰與驕傲。康妮佩頓表示,當5日熊隊與綠灣的裝工隊(Packer)開打今年的首場球賽,球迷經過華爾倫隧道(Waldron Tunnel),首先就看到兩座著名的橄欖球運動員的銅像向他們問好,球迷在進場觀賞球賽,應該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熊隊總裁佐治麥卡斯基(George McCaskey)與前老教頭麥克迪特卡( Mike Ditka)表示,華特佩頓是一個傳奇的人物、美國橄欖球歷史上偉大的運動員,是一名非常有天賦又難得的運動天才。在2日啟動揭幕儀式,是最好的選擇,原因當天就是熊隊的百年慶。士兵球場有了此兩座名人堂的雕像,人們以后就會以此作為聚會或相約見面的地點。
揭幕儀式中,華特佩頓與佐治哈拉斯的親屬都到了現場,同時還包括了當時的老教頭與多位球友。
老教頭迪特卡回顧他的教練佐治哈拉斯,早年改變了他在美式橄欖球事業的軌道。迪特卡回憶當時在1961年,還是一名橄欖球的新丁時,教練就是佐治哈拉斯,就是哈拉斯相中了麥克迪特卡,把他挑中簽約加盟了芝加哥的熊隊,同時特別設計了一個特殊的位置由麥克迪特卡把關。新丁的迪特卡果然沒有辜負教練的苦心與培訓,為芝加哥熊隊贏得了多次的美國橄欖球隊冠軍,證明了哈拉斯別具慧眼。迪特卡自己後來也成為熊隊的總教練,也曾帶領熊隊贏過多次冠軍賽。所以迪特卡至今對於老教練佐治哈拉斯都十分的敬重與懷念。
在2009年,華特佩頓的家屬有意在士兵球場為佩頓豎立紀念銅像,但當時被芝加哥公園管理局拒絕。因為公園局認為取名士兵球場(Solider Fields),主要是緬懷為國捐軀、保國衛民犧牲的軍士而命名的。但如今士兵球場豎立了華特佩頓與佐治哈拉斯的青銅雕像,他們的家屬都一直表示感到非常榮譽與安慰,尤其是在慶祝100周年之際,意義更為深遠。佩頓的女兒嘉樂迪表示其父親的雕像代表著她父親的敬業精神,將他的理念與所有的球迷分享。如今其父佩頓與其導師、被譽為美國橄欖球之父的哈拉斯站在一起,監督者芝加哥的熊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