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應付天文數字般的2020年財政預算赤字,芝加哥市府考慮實施徵收市中心的「交通堵塞稅」。梁敏育攝
為了應付天文數字般的2020年財政預算赤字,芝加哥市府考慮實施徵收市中心的「交通堵塞稅」。梁敏育攝

本報芝加哥訊

在芝加哥市長羅麗萊德福特上任滿百日之際,8月29日她向全市發表首場芝市咨文演講。市長明確的報告在2020年,芝加哥市府預算赤字將高達驚人的83.8億美元,此將是芝加哥市有史以來最大的財政赤字缺口。

芝加哥市長萊德福特指出,為解決83億多美元的赤字,她不會排除上漲房產稅,但希望盡量的避免。在眾多可能的增稅計劃中,徵收芝加哥「市區擁擠稅或又稱為堵車稅」(Congestion Tax),成為最有可能實施的選項。
市區擁擠稅在其他國家如新加坡早已實施多年,紐約市也將在最堵車的曼哈頓區域實施堵車稅。在新加坡由於地少人多車輛多,從三十多年開始就實施「擁擠稅」政策,凡在繁忙時段駕車進入市中心特定的區域,必須要徵收費用;同時,新加坡政府還規定如果每輛車的乘客包括司機不超過四人,則在特定的時間內不得進入市區,否則會被罰款或多付費用,除了緊急事件。在紐約市也預計在2021年開始實施類似的收費,在進出特定的區域設立收費裝置,通過掃描感應器向經過的車輛徵收費用。
紐約市即將開始在其最堵車的曼哈頓區域實施「堵車稅」方案。預計從2021年開始,所有進出曼哈頓中下城(60街以南)的車輛都將被收取「過路費」。收費方式類似於高速公路上的收費站,將在進出特定區域的路口上設立收費裝置,通過掃描類似於I-PASS的車中感應器向過往車輛收費。
有人建議,可以將芝加哥市中最擁堵的密芝根大街和芝加哥河沿線區域納入其中,在高峰時段向進出這些區域的車輛收取「堵車稅」。而芝加哥市政府官員則表示,對「堵車稅」區域的制定要謹慎而行。同時,分析人士也指出,這樣的收費方式應該對低收入居民進行豁免,並對住在「堵車稅」區域內的居民收取較低的費用。同樣,也應該採取不同的收費結構,對貨運車輛、大型車輛徵收更高的費用。
芝加哥市首席財務長黃貞慧(Jennie Huang Bennett)和預算主管柏素絲(Susie Park)稱,市長將在2020年探索擁堵稅來籌集資金。目前進行研究了向駕車者收取進入市區的費用的可能性,黃貞慧聲稱,對於徵收堵車稅,芝加哥市府有權自行徵收此類稅收,而無需通過春田州政府的批准。但目前並無絕透露具體情況,只是表示還有有許多因素需要進一步的考慮。實施堵車稅將考慮到眾多社會因素,例如不能影響那些居住在公共交通不方便地區居民的通行便利。
其次,黃貞慧也表示,市長羅麗萊德福特沒有排除借錢來彌補預算缺口的可能性,前市長伊曼紐(Rahm Emanuel)和市長理查德戴利(Richard M.Daley)的批評者曾在過去的預算中嘲笑此做法,認為是以債還債的做法,將會導致債台高建、更加的難翻身。但黃貞慧表示如果能夠解決預算缺口,是值得去考慮到。
在市長羅麗萊德福特的市情咨文演講中,她也多次強調在芝加哥新建賭場對解決市財政危機的重要性。然而,各級政府高達72%的沉重稅收,讓該賭場經營方的盈利壓縮到了僅3%左右,芝加哥新賭場的可行性備受質疑。不少投資者會因盈利太低而退縮。因此在演講中,市長呼籲州議會修改有關芝加哥賭場的稅收結構,希望減少政府的收稅,吸引經營方在芝加哥投資賭場。同時,羅麗萊德福特也多次強調芝加哥賭場對解決芝加哥財政危機的重要性。
首席財務長黃貞慧指出,盡管市長萊德福特在演講中詳細談到了芝加哥賭場的潛在好處,但在2020年,即使市長讓立法者做出她所說的賭場法案中需要的改變,然而芝市幾乎肯定也不會從賭博中得到多少錢,使其在經濟上可行。從城市的財務狀況來看,這不僅是在2020年,更重要的是芝加哥市財政的長期結構平衡與計劃。但總而言之,在芝加哥開賭場將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
當天,市長萊德福特稱,如果無法確保新賭場在芝加哥落戶,從賭場方面產生足夠的新稅收,就得尋求其他途徑的增稅方式。言外之意,就是要再拿芝加哥市的業主作代罪羔羊,再次提升物業稅。但絕大部分的芝加哥業主也表示,已經無法應付高昂的地產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