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梁敏育芝加哥報道

2019年春季新學年開課不久, 芝加哥國際特許學校(Chicago Charter School)的四個校區的175名教育工作者,從2月5日早上發動一場罷課行動,此是芝加哥市今年的第二個特許學校教師罷課。
5日的早上6點,進行罷課的教師們在在芝市北城、懷特樹林(Wrightwood)與勞爾副伊利森學校的大門外頭,教師們舉起示威牌進行罷課示威行動。
罷課的教師與工作人員要求獲得跟高的工資、更小的班級規模,以及聘請更多的社會工作人員與學校輔導員。芝加哥教師公會(CTU)副總裁思達斯蓋茨(Stacy Gates)表示,管理特許學校的機構(Civitas Education Partners),將納稅人的血汗錢納入囊中,特許學校教師與專業人員的低薪酬,是一種對教育工作者的侮辱,同時也威脅要削減顧問、社會工作者,以及絕大多數低收入學生的許多必須的項目。
但是公說公有理,管理特許學校的機構教育合作夥伴則表示, 經過9個月超過30次的談判,雙方皆無法達致妥協的地步。他們也表示在四年中,特許學校的教師們也獲得了28%的加薪,同時也有更多的帶薪休假日等福利。
他們在一份聲明書中聲稱,芝加哥教師工會選擇在四所特許學校進行罷課,他們深感失望。由於此次的罷課,將為四所學校的家庭帶來沉重的負擔,讓2200名學生失去學習的機會,此也等於對社區造成長期的傷害。
芝加哥教師工會抨擊與指控管理特許學校的機構,僱用牟利的代課老師越過示威線為學生上課。然而,Civitas的負責人則表示,他們將在學校大樓保留足夠的成年人,以確保學生的安全。同時,校長與非工會工作人員依然在上班,學生可以參加「在網洛線上學習」,同時也可以參與其他的文娛及藝術的活動。Civatas首席執行長力南桑康聲稱,此四所特許學校的2200名學生的安全與福祉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
贊成教師罷課的人士指出,Civatas機構囤積了3600萬美元的公共資金,但Civatas機構高層反駁該筆資金是應急基金,也相當於三個月的運籌經費。一名數學老師侃納表示,她明白Civatas機構維持充足的運籌經費,目的是讓學校與學生會得到更好的服務,她是雙方談判小組的主席。
芝加哥特許學校教師的起薪約為年薪44000美元,相比芝加哥公立學校教師的起薪低了約8000美元。
特許學校教師在2月5日的罷課行動,是芝加哥有史以來第二次特許學校500教師罷課。在2018年12月,15所特許學校的教師在持續了四天的罷課行動中,導致7500名學生無法上課,教師們爭取到一份每年2%的生活費增長福利,並規定減少班級規模,同時也爭取到防止了無證學生的訊息透過網絡與移民局分享。
第一次罷課行動取得勝利,芝加哥教師工會聲稱,他們是為學生而戰。
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是美國自1990年以來興起的「公辦民營學校」中的一種學校類型。自1991年第一所特許學校在明尼蘇達州成立,至今在美國四十個州,已有超過四千所特許學校,學生逾百萬名。
特許學校是經由州政府立法通過,特別允許教師、家長、教育專業團體或其它非營利機構等私人經營公家負擔經費的學校,不受例行性教育行政規定約束。這類學校雖然由政府負擔教育經費,但卻交給私人經營,除了必須達到雙方預定的教育成效之外,不受一般教育行政法規的限制,可以說是一所例外特別許可的學校,所以稱之為特許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