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樂開場《秦王點兵》。
鼓樂開場《秦王點兵》。

本報華盛頓訊

大西北繽紛的色彩撒滿了幅員遼闊的土地;大西北磅礡的氣韻滋養著亙古悠久的文明;大西北厚重的歷史濡染出氣吞山河的文化;大西北嘶吼的秦腔宣泄著粗獷豪放的個性;這就是中國西北,一個多民族文化薈萃的地方,一片囊括陝、甘、寧、青、新五省的廣袤土地。

於2019年9月28日,祖國七十周年華誕前夕,美國大華府西北同鄉會第四屆《五彩西北》文藝演出,以原汁原味的西北風土人情,以古都西安城牆下百姓生活的畫卷,以正宗高亢的黃土地秦腔,呈現出一派海外文化激情滿懷的景象,這就是大西北人向祖母親70華誕獻上的最真誠的文化厚禮。
第四屆《五彩西北》匯聚了十多個具有中國西北地方特色的節目,首先是導演譚穎帶領西北藝術團專程為此次晚會量身定做的《秦王點兵》,以鼓樂開場,靜候的劇場內,霎時燈光一束,打亮了幽森的舞台,傳來一聲聲鼓鳴,一陣緊似一陣,敲響在鼓點分明的節奏里,先聲奪人,氣勢恢宏;撲面而來的陽剛之氣,從彪悍雄健的西北漢子揮動的雙臂間流竄而出,九名西北漢子身著鎧甲,立定乾坤,手持鼓槌,浩氣凜然,不斷擊響一面面戰鼓,專程制作的鼓架承載著肆意奔放的鼓點,中間那一架兩米高的大鼓矗立在飛旋在鼓聲中,跳躍著火焰般的紅綢流蘇,擊出飛濺的旋律,頓時緊緊抓住了觀眾的心,與心跳共鳴,與血脈共振,揮灑先秦古風,盡顯漢唐風釆。
主持人胡宏、張沁將整台晚會的文化氣息加以點綴,使整場演出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不朽魅力為魂魄,以西北特色為穿針引線。作為非遺之一的陝西地方戲曲秦腔眉戶劇經典劇目《屠夫狀元》的《許婚》由何莉萍飾黨鳳英,王彥森飾胡山,以原汁原味的唱腔,絲絲入扣,聲聲入耳,弦弦動心,將陝西民間流傳久遠的剛正不阿的故事,再現在吐字唱腔中,服飾、妝容等細節完美呈現了古老劇種秦腔的風釆。
陝北原生態歌手王俊杰,演唱了信天游《夢中的蘭花花》,將黃土地上的情和對生活的愛,傾訴在陝北方言高亢的歌聲中。何麗萍演唱的甘肅民歌《痴戀定西》,表現了民間百姓對革命根據地定西的懷想和頌揚。劉凱麗小朋友演唱的《家鄉》也別具有西北情調。
大西北遼闊的山川大地孕育了多才多藝的后生們,器樂類節目王建的笛子獨奏《牧民新歌》,青海同鄉會王荔指導的小提琴合奏《花兒與少年》,都展示出大西北人的音樂才藝。
舞蹈節目也緊扣西北風情,華盛頓媽媽舞蹈團的《高原歡歌》,梁紅舞蹈學校的新疆舞蹈《美麗的古麗》,都用舞蹈抒發著大西北的文化氣韻。雪娟舞蹈學校的獨舞《飛天》仿佛甘肅惇煌壁畫上的仙女騰云駕霧而來,揮動的彩綢如云霞般燦爛。
榮武堂的小將們表演的武術《精武英雄》,颯爽英姿,凌厲生風,將中國功夫的刀光劍影、拳腳棍棒雄風展現在舞台上。
西北藝術團和華盛頓秦腔社共同表演的風情小品《城牆下》,由將人們帶到古城西安的城牆腳下,體驗了西安人日常生活的全貌,演員們的陝西方言演繹出一股地地道道的西安風情。
現代音樂小品《人生》由幾首流行的懷舊金曲《童年》、《同桌的你》、《今天你要嫁給我》、《牽手》、《當你老了》串起了五幕場景,優秀歌手的演唱聲情並茂,朱燕和胡宏的表演生動自然,成為全場讓人最為感動的淚點所在,這出優秀劇目深深打動了現場觀眾。
《五彩西北》精彩紛呈,立意雋永,代表著大西北人的一種文化情懷、藝術追求和精神境界。無論從音樂、燈光、服飾、道具等硬件上,還是劇本、演技、編排、組織等軟件上,都體現著西北人為藝術而貢獻才情、激情、熱情的難能可貴。正是有華盛頓地區西北同鄉會以喬楠會長為堅強后盾,以譚穎、穆建西、王思問為藝術靈魂,以榮譽會長馮寧平、雷曉春、周剛為引領,以幾十名理事為核心,以西北藝術團和華盛頓秦腔社為骨幹的一眾熱愛文化藝術的愛好者,才有了大西北文化在海外生生不息的今天。
晚會導演,西北同鄉會副會長王思問博士於演出結束時有感而抒發豪情道:秦王點兵,血脈僨張;夢回漢唐,萬千氣象;家鄉純美,童聲獨唱;高原歡歌,雪域飛颺;笛音清脆,牧歌歡唱;飛天舞姿,宛若天上;痴戀故里,定西草木;風情小品,西安城牆;提琴合奏,青春少年;音樂小品,人生滄桑;武術精彩,一招一式;湖畔曼舞,一詠一觴;夢中一曲,魂牽黃土;屠夫狀元,經典輝煌;美麗古麗,風情萬種;華府舞台,西北點亮!

陝西地方戲曲秦腔眉戶劇經典劇目《屠夫狀元》片段。

雪娟舞蹈學校的獨舞《飛天》。

西北藝術團和華盛頓秦腔社共同表演的風情小品《城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