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靜畫室2018一期畫班學員合影。
雲靜畫室2018一期畫班學員合影。

本報華盛頓訊

2018年對於雲靜畫室是特殊的一年。自畫室成立以來,已過去了六年,回顧這逝去的時光裏,師生們一起學習、臨摹了歷代藝術大師鄭板橋、齊白石、吳昌碩的墨竹、花卉、蝦蟹,和石濤、八大山人的寫意山水佳作,今年開始進入了最難的階段—學習、臨摹穆家善老師的焦墨山水。
焦墨畫即是用含水很少的墨,渴筆作的畫。「千毫皴」焦墨畫,則是將毛筆揉成刺蝟狀,沾了焦墨,在宣紙上作畫。用焦墨畫畫就很難,再加上用「千毫皴」技法,更是難上加難。但大家下定決心,迎難而上,在前幾年學習傳統繪畫的基礎上,於今年的一期畫班裏,學習了穆老師的「千毫皴」技法,並嘗試用此技法,臨摹了多幅穆老師的焦墨山水畫。去年5月份,穆家善老師給大家上了三天的短畫班。在這短短的三天裏,穆老師講授了焦墨畫的歷史;「大道至簡」;學習焦墨畫的幾大要素:核心是筆墨—筆是骨、是靈魂,墨是肉,焦墨畫,必須要有精氣神,而畫的精氣神,就是要有筆有墨;學焦墨,心和眼一定要高—畫家的品格、節操高,其氣必自華;學焦墨,心要「和」、心要「靜」,提高自己的修養與文化素養,畫才能有「文氣」;穆老師還親身示範、教授大家,畫焦墨山水畫的基本「章法」和「技法」。隨後,二期畫班,集中學畫了山水畫的重要基礎技法—「樹法」,並準備在今後的教學中,逐漸安排「石法」、「水法」等基本技法的學習。
經過一年的堅苦努力與練習,可以看出每一個人的進步。兩位70幾歲,來自台灣的同學徐智民和Grace梁,曾學過嶺南派畫風的畫,畫風秀美,但畫起焦墨山水來,用筆略顯縴細,她們在作業中,即有意識地加強骨力用筆。智民在每次課前,總是提前半個小時到畫室,拿出自己的作業來,與老師討論,哪裏有收獲,哪裏有問題,有待改善。周奕進步最大,從三年前剛學畫時,小心意意地不敢下筆,到現在用筆剛健、果斷,畫風潑辣,她悟性很高,有想像力,可以看出書法用筆水平提高的效果。在二期畫班中,為了著重練「樹法」,有幾幅範畫,取自於穆老師的焦墨山水畫局部(樹),但Grace、周奕和智民,並不滿足於畫局部,而是在練完局部後,將整幅範畫都用心臨摹了,Grace還根據自己的想法,將局部加上自己的設計,使之成為一幅優美的焦墨山水畫。就這樣,大家越畫越好,從開始的一片喊難聲,到後來,越來越能領會、欣賞出「穆家焦墨山水」的蒼茫、遼闊、厚重之美,體會到穆老師在畫中用筆之剛健、骨力、鮮活,整個畫面中,忽而龍騰虎躍,忽而春風化雨之生動氣韻,從欣賞到喜愛,到追求,到敢於下筆去畫,到越畫越來勁,如周奕笑說的「畫了還想再畫。」之欲罷不能的狀態,這種感覺和狀態,實際是在這一年中,學習穆老師焦墨山水的最大收獲,也是已生長在幾位同學心中的種子。大家約定,不管以後畫室安排什麼教學內容,我們幾個人都要抽時間,自己練習、臨摹穆老師的焦墨山水,年底在畫室聚會,秀作品,相互點評,共同提高,相信只要堅持,必能創作出越來越好的焦墨山水作品。
2018年歲末,為了歡慶這一年的收獲,送舊迎新,雲靜畫室組織了聚餐會,並且邀請了正在大華府地區探親的穆老師參加。當穆老師進來,一眼看到了牆上貼的周奕、Grace等帶來的,幾幅焦墨山水的臨摹作品時,非常高興。他說:「進步很大!作為初學者,能畫成這樣,真是不錯。」他當即幫助大家進行了點評。他希望大家在學的「形」象後,還要加強書法用筆的力度和畫面的厚重感,多加練習,使得用筆用墨更熟練、自如,就更能體現畫面的氣韻。穆老師看到幾位同學,現在學習焦墨山水的熱情這麼高,非常高興,應大家要求,他向大家介紹了他明年的計劃,穆老師並熱情地邀請和希望,後年,畫室能組團赴華,參加一期他帶領焦墨畫研究生出外「寫生」的活動。大家興緻勃勃地和穆老師一起,邊品美食,邊飲此店獨有的冰鎮「扎啤」,邊聊著繪畫、書法,中美見聞…最後,先誠與穆老師還津津有味地,向大家介紹了「辟谷」養生之道。餐會在一片歡笑與互祝節日快樂、新年快樂聲中結束。

雲靜畫室邀穆家善老師(左四)一起送舊迎新聚餐會。